联系木朵
主题 : 唐颖:作为思考的鹤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19  

唐颖:作为思考的鹤




一只善于思考的鹤频频低头。
在秋天的水镜上,呈弧形或柱状。
它幼稚的成熟和单纯的俊美
及瓦蓝的旋律都溶解于无垠了。
 
是否可以改变鹤的审美观,或者
纯粹是对蓝的奴颜婢膝。鹤得
拎清,但鹤又如何拎得清?问题是
每一只鹤都生活在彼此的低头中。
 
看似思考问题的这一方钴蓝
也早已荒唐。至于荒唐到什么
程度,没有鹤告诉鹤。究其根源,
灰鹤向白鹤低头,白鹤向灰鹤低头。
 
换种说法:白鹤思考如何让灰鹤低头,
还是灰鹤思考着如何成为白鹤?
这二者之间的纽带是虚无的、空的,
与自然风光融为一体也是虚无的。
 
甚至连鹤本身也构成了虚无的独立。
灰鹤和白鹤,思考和低头,聆听之物,
这些虚无的曲子和羽毛装饰的童话,
难道不是那虚无的鹤之舞吗?
 
无论鹤把语言和行为伪装成什么,
它只能是语言而不是抽象的艺术。
哲学的外衣可修可剪,但其本质上
思考的特性不能超出思考的预期。
 
鹤的水镜篇亦是。鹤又低头思考着:
我是灰鹤还是白鹤。从古鹤那里学到的
思考方式可以突破思考本身的界限,
但无法摆脱思考带给鹤的困境。
 
鹤同行会夸大水镜的作用,或者
会缩小水镜的功能。有的干脆自取
其辱,把一面水镜划得花里胡哨的
是为了引起某些公共良知的觉醒。
 
思考的结果都会让鹤在灭种
之前获得怜悯。鹤低头在思考中
取得新的突破及更加重要的自卑感。
命运会露出更加胆怯的细脚丫。
 
一个小小的低头,它含有的信息量
大到可以思考整个鹤类的未来。
思考本身所释放的意义在于爱与
责任是思考的结果而非荒唐的结果。
 
鹤理解也由浅入深,由表及里,
从荒唐的内核开始:鹤的生存空间
窄小。没有荒唐,水就形成不了折射,
光影也就诞生不了一个纯洁的鹤界。
 
可是你看,那些草茎数次的
惜败和弯腰,总让韧性画上句号,
让脆性的玻璃蓝滚蛋。就在刚才,
一支骨碎的速度迎接了恨的虚无。
 
是谁让鹤成为鹤想要的那个鹤。
鹤的水镜之外。鹤的胚胎何来?
当鹤需要胜利的果实而不是单纯本身,
那些年轻的鹤又何尝不是鹤的忧患。
 
“复杂问题简单化。”鹤的真实情况
是思考问题的能力与处理问题的能力
非同步性。这个非同步最终导致
鹤种的退化和蜕变。美德亦如此。
 
对水镜的思考也趋向一个虚无世界对
另一个虚无世界的幽深之所的探访。
思考没有终点,散乱而晦涩。如果
思考是一滴水,思想就是一片大海。
 
鹤建议乘一叶扁舟,闯入波浪中,
去啜饮那些水滴的甜度和苦度。至于
水的密度和宽度会不会得到战舰,
这便是航速和航道的改变。
 
鹤是长者。一个鹤族的低头史
也是断头史。回到水镜的腹腔,
回到虚无的关系中,由波浪皇冠草
牵头引起的波澜,会常驻鹤间。
 
由于鱼虾、贝壳的精心设计,鹤的
抬头总被低头打断。那潜底的水獭想:
这个庞然大物多虚无呀。它怎么可以
一动不动地搅动这一个下午的宁静!
 
2019.9.11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