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博尔赫斯:事物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07  

博尔赫斯:事物

陈东飚



倒下的卷册,被别的书
隐藏于架子的深处
又被白昼与黑夜遮盖上
缓慢而无声的尘埃。西顿[1]
的锚,被英格兰的大海
扣押在它盲目与温柔的深渊。
谁也再现不了的镜子
在房间已空空如也之时。
我们遗弃的指甲屑
散落于漫长的时间与空间。
曾经是莎士比亚的无解尘土。
云的变异之形。
瞬息间对称的玫瑰
曾有一回被机运交付给
孩童的万花筒里晦暗的镜片。
阿耳戈斯[2],最初的舰船的桨橹。
沙子的足迹,被令人昏睡
而又是注定的浪涛在滩头抹去。
透纳[3]的色彩,当灯
在笔直的画廊里熄灭
而无一声脚步在深夜里回响。
累人的世界地图的反面。
金字塔里纤薄的蛛网。
瞎眼的石头与摸索的手。
我曾在黎明之前做过
又在天光擦亮时遗忘的梦。
芬士堡史诗[4]的起首与结尾,
如今它只剩下几行铁的
诗句,未曾被流转的世纪所泯灭。
吸墨纸上反向的文字。
蓄水池底的乌龟。
不可能存在的事物。独角兽的
另一只角。三位一体的存在。
三角的圆。那不可企及的
瞬间,当爱利亚[5]的箭,
在空中一动不动,正中靶心。
贝克尔[6]的书页间的花朵。
已被时间停止的钟摆。
在树上刺伤奥丁的锋刃[7]。
未裁开的纸页里的文字。
胡宁冲锋[8]之际马蹄的
回声,以一种永恒的方式
并未消散,亦是那布局的一部分。
人行道上萨米恩托[9]的影子。
牧人在山上听见的声音。
沙漠里的白骨。
杀死弗朗西斯科·博尔赫斯[10]的子弹。
地毯的另一侧。这些事物
谁也看不见,除了贝克莱的上帝。


注释:
[1] Sidón,古代腓尼基城市。
[2] Argos,希腊神话中的英雄伊阿宋与阿耳戈船英雄寻找金羊毛所乘坐的船。
[3] William Turner(1775-1851),英国画家。
[4] Finsburh,一首古英语的英雄史诗,如今只余无首无尾的残片。
[5] Elea,位于今意大利境内,古希腊哲学家巴门尼德斯和芝诺的家乡,其哲学流派也以此为名。
[6] Gustavo Adolfo Bécquer(1836-1870),西班牙后浪漫主义诗人,作家。
[7]北欧神话中奥丁曾将自己悬在尤克特拉希尔树(Yggdrasil)上,并用昆古尼尔枪(Gungnir)刺伤自己。
[8]博尔赫斯的曾外祖父苏亚雷斯上校(Manuel Isidoro Suárez,1799-1846),在1824年8月6日率独立军队于秘鲁胡宁(Junín)地区击败西班牙军队。
[9] Domingo Faustino Sarmiento(1811-1888),阿根廷作家,政治家,第七任阿根廷总统。
[10] Francisco Borges(1833-1874),博尔赫斯的祖父,阿根廷军人。在1874年阿根廷前总统米特雷(Bartolomé Mitre Martínez,1821-1906)率军反叛时,弗朗西斯科·博尔赫斯卸去自己在政府军中的指挥权而只身加入起义军;11月26日米特雷军落败撤退,在其反攻的提议遭到无视后,弗朗西斯科·博尔赫斯骑马迎向敌军的炮火,并身中数弹重伤而死。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