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遗憾的艺术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05  

木朵:遗憾的艺术




这个从奉新县专门赶来
与我讨论诗学的中年人
现在回想起来有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
头发、身体是疲惫的,但眼睛有力。
当时我以貌取人,并觉得他做太多的
体力活——我脑海里尽是劳心者与劳力者
的区别——会损伤诗的品格与襟怀,
有点看不起他,之后唤起了同情心,
我像一个先知谦卑地倾听他的主张,
我在装模作样,没有听进心里去。
那样的同情心是不必要的,也不可取。
但当时我全然不知。我已满足于
自己被人尊奉为先知的光环。
人家在说话,切入诗的腹地/福地,
而我还停留在被人尊奉的山峦上。
我以为对方丝毫看不出我的虚伪。
但半年后,废弃诗稿中那光芒万丈
的诗句灼伤了我的良心。我多想
问候这个灵魂同伴,却没有他的微信;
他来去无踪,也不可能会二次来访。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