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张凤霞:诗三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8-27  

张凤霞:诗三首




逻辑
 
有人总是指责我
写无用的东西,尔后,
又表扬我是个安静的人,
因此,我宽宥了自己
为寂静挖下的深坑。
我早就下定决心死于孤独,
在身着棉质的衣服内自行包扎伤感,
时不时翻动肺叶上的山川、丛林,
展开积攒下来的想象。
即使爱过人世一天,
我也有足够的色彩画出天梯,
从妄念的陷阱爬出。
别再告诉我,芸芸众生的爱情中
有个一流的骗子。啊哈,
诗人的细语多么合乎逻揖。

2019.5.30


危机

当观察水培的铜钱草与薄荷,
发现它们诠释了两种可能:
普遍取悦于人或一边倒式献媚,
如同烟机风轮转动,酷似油嘴滑舌。 
 
仍然每个月去看一次我的村庄,
这么坚定的取向,已成固定口味,
像拜访一位活着而虚无的诗人。 
 
入伏后已经下过多场雨了,
露珠上的钻石,绿叶上的翡翠,
将晶亮碎瓷作了重新安排,
时间上的局限有太多的假定。 

镜子增加了一倍数目的污秽,
在池塘最衰败的时候,
水中的脊梁和骨头被藏匿在胃里。 

从梦到现实,从现实再到现实,
梦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回到烟火厨房,我的焦虑,
清寂般衣带渐宽。 
 
2019.7.14


在树下 

又一片树叶从高处返回,
谁在此处站立过,有烟头、纸屑,
偶尔一只麻雀惊起翅膀,低飞,
擦过凹凸的泥地。

大树突起的根茎尾随夏天,
蚂蚁们沿交错的根茎闯进蝉鸣迷阵,
在一起一伏的沉闷小径忙碌,
只是节奏,没有多少乐感。 

穿绿衣的园丁手执剪刀,
咔嚓咔嚓声穿过空旷的大脑客厅,
“它们长得太快,”
它们没有太多想法。

没有复杂根茎,就不会有太多断裂,
《心经》扫走了血脉上的闹市,
蝉音又将经文复读了一遍。现在,
我像根茎一样打开手掌,仿佛有光。

2019.8.9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