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黄灿然:葱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8-20  

黄灿然:葱




那是一年才有一次的机会,
妻子回娘家,我到附近的菜市场
想买几根葱,做日本豆腐的配料。
在最前面的菜档,摆着几束葱,
我问卖菜的女人,多少钱一束,
她说一块钱。我左手拿了一束,
右手往右裤袋里掏出
一个五毛、一个两毛
和三个一毛硬币,放在摊面。
那女人像见了灾难,说她一定不要
一定不要一毛两毛的零钱,
至少也得有两个五毛。
我像见了鬼,这怎么有可能!
一毛两毛也是钱,而且,哪有
卖东西的人这样拒绝顾客?
她说否则她不卖,“无所谓!”
这个时候我才留意她的脸,
凶、苦、愁,像来自地狱。
我说,要么去找你儿子来,
他也会说是你不对。
  “我没儿子。”
我说,要么去找你丈夫来,
他也会说是你不对。
  “我没丈夫。”
我说,要么去找你亲友来,
他也会说是你不对。
  “我没亲友。”
我再细瞧她的脸,她似乎意识到
她已将自己坏脾气的原因抖了出来。
我满肚子怒火刚要转化为同情的柔肠,
她已发动另一次进攻
——啊呀——啊呀——啊呀,
我只听见背后一阵阵声浪袭来,
尾音特别响亮,至于她诅骂什么,
我完全听不清楚,因为我看见
满菜市好奇、迷惑、吃惊的女人
目送一个抱头鼠窜的男人
——手里抓着一束葱。


2001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