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赠唐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19  

木朵:赠唐颖




“那个间歇式雨刷的发明家跟陪审团说到
他是戴着发明家的徽章走进法庭的,
只是有的人看不见(但正义的人能看见)。
我也很多年行走在我的祖国各地,
尤其是长居家乡,戴着诗人这枚徽章,
同样,在我仍然存在的时空里,
无数的人是看不见它的(说看不起它
总觉得不够精准)。所幸的是,
它历来不是给人看的,也不是因
更多人看到它就会更光亮、更值得。
它是永恒而弘毅的,价值不变,
迥异于货币。”一位来自我家乡的诗人
复述他在类比手法上的困惑时,
举了以上例子。“我已经走不出类比
的钳制了,一旦提起诗或诗人的处境,
为什么总是首先想到一些类似物?”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