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臧棣:荠菜简史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02  

臧棣:荠菜简史




左手提皱巴巴的塑料袋,
右手握着小铲子;头戴的遮阳帽
像是刚抖落掉半斤火山灰——
一点都不夸张,开春不到十天,
小小的燕园里,她已是我见到过的
第一百六十四个挖野菜的人。
五十出头,但下手很准;
要是体力允许的话,所到之处,
绝对够得上,一个都不放过。
可怜的荠菜,可怜的蒲公英,
刚梦见春回大地,还未完全醒过神,
就被连根铲除;紧接着,憋屈在
丑陋的塑料袋里,不知被带向何方。
在她之前,另一个挖蒲公英的老人
甚至将他的魔铲伸到我的窗户根下;
看他挖得起劲,我推开玻璃,
将幽暗的抱怨混淆在搭讪里问道:
就不能等它们长得再大点,再挖吗?
他的回复很有代表性:和十年前毫无差别:
再大点,就被别人挖走了。
他的行为介于休闲和劳作之间,
他的竞争者,比拟人的麻雀还多;
他弯腰,蹲下,和一只黑山羊转身,低头,
仿佛有很大的区别;但其中的
一些界限已模糊得令人吃惊。
和荠菜的命运相比,他是幸运的;
阻止他的力量几乎不存在。
虽然不是野地,但不可能指望
他或她,挥舞小铁铲的地方
会竖起一块牌子:禁止挖掘野菜。
也不可能将他们的爱好纳入
合理的分辩:这些野菜被连根挖掘后,
会破坏植被;留下的小土坑
会为扬尘天气提供充足的货源。
构不成事件,谈不到违法,
牵扯的道德角度也很暧昧;
那些被挖掘的痕迹,又太表面,
甚至连形状都不像受过伤的眼睛。

2019.3.25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