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臧棣:精灵学简史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02  

臧棣:精灵学简史




飞舞,令落叶充满时间的情绪,
飞动,令白云抱紧一个解脱;
眯起的眼神中,可归入断线的,
除了风筝,还有眼泪和鱼钩。

多么激进的反观,假如我发现
浅薄于命运的,都和我们偏爱使用
随风而去有关。甚至为了透气,
透过打开的窗户,风景居然标准得

像一只斑点狗突然因警觉之美
停止了咀嚼。而摇曳的纱帘
则像是在暗示一个伟大的缺席;
如此,当我们说到记忆的力量,

你的意思难道不是,真正的记忆
在于人须以自我为一个转身?
要么漂亮到非常艰难,
要么就艰难到非常漂亮;

如果轮到我,去纠正一个积极——
我更愿意生命的暗示依然来自
兰波已转世;交加的雷雨中,
随风而来的,绝不只是我们的影子

可以反义于随风而去;
随风而来,意味着我更倾向于
将我们的目光投向一个主动,
就好像一群雨燕已让世界充满精灵。

2019.6.1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