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刘振周:水滴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17  

刘振周:水滴




无法在夜晚来临之前汇集
哪怕凝结的只是松散的柔光
谁在乎谁的力量?
即使,不断膨胀的雾霭
在压迫之下,一缕接着一缕地湮灭
所折射的风景——注入水源,虽然有利细菌繁殖。
但是,仍然无法挣脱重力。
(渴望天空散落的水雾——)
就算运用火箭,仍然无至于事。
约束力,在雨水丰富的夏季尤其如此。
我在屋檐下所度过的美好时光
随着堕落的闪烁,越来越多的小国家在视野纷飞
葡萄藤绕过天空,卷曲的触须
在颤抖的语言琼台收紧
泅水的孩子从学校回家,手里拿着土观音。
而水滴——若干年之后,之后
终于成形,闪烁着博贺港的碧绿,并被张力包裹——
一个坚果,一个水世界。
在等待诞生。
——将所有人揉搓成一个组织的完整
所发出的声音当然模糊、暧昧
这个黄昏,迫切、焦虑,更是被一只旱虎唬住
只有停不下来的莫扎特——
狂乱,燃烧,撕裂,再在饱满之中脱离
的水滴——
仿佛一块块独立的土地
从高空、从神的鸟瞰坠落——
一些是泪水,一些才是自由溢出的欢乐
——这短暂、珍贵的个性——
去掉速度与赞颂,以及幻想的深刻
——我将仅有的,和半个东亚——都装入了水的轮廓。
——坠落是唯一性的仪式。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