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马堡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30  

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马堡

李莎



我颤抖。我燃起就熄灭。
我哆嗦。我刚求过婚——
但迟了,我畏怯,然后被拒绝,
她的眼泪多怜悯!我比圣徒有福。

我步入广场。可以算作
第二次诞生。每个微小事物
都活着,没有留意我,
在自己离别的意义上升起。

石板发烫,路的额头
变得黝黑,鹅卵石皱眉看着
天空,风,像摆渡者划过
椴树林。一切都是相似的。

但无论如何,我逃开
它们的目光。没留意他们的问候。
我不想知晓任何财富。
要逃脱,以免哭出声音。

天赋的本能,爱讨好的老头,
我无法忍受。他从身边溜过
心里想着:“孩子气的爱。真不幸,
必须用双眼盯着他。”

“前进,再一次。”本能对我重复,
像老学究,智慧地带领我
穿过充满灼热树木、丁香和情欲的
纯洁而难行的芦苇。

“你要先学会走路,然后再跑。”
他重复。新的太阳从天顶
望着,像是在新的行星上
重新教地球的蛮人走路。

这一切使某些人眼盲。另一些——
觉得那黑暗太过刺眼。
小鸡在大丽花丛中刨土,
蟋蟀和蜻蜓,像钟表滴答作响。

瓦片游动,正午不眨眼地
瞪着屋顶。而在马堡,
有人,大声吹着口哨,制造弩弓,
有人沉默地准备圣三一节市集。

沙子变黄,吞噬着云彩。
将至的暴雨挑动树丛的眉毛。
天空烧焦了,坠向整块
止血的金车花田。

那一天,我就像外省莎剧院的
悲剧演员,把你从头到脚
完整背诵,并随身携带
在城市中游荡,时时排演。

当我跪在你面前,拥抱
这片雾,这块冰,这个外表
(你多么美!)——这阵闷热的旋风……
你说什么?清醒些!结束了……被拒绝。

这里住过马丁·路德。那里——格林兄弟。
长着刺爪的屋顶。树木。墓饰。
这一切都记得并倾向它们。
所有的——鲜活。这一切也都相似。

哦,爱的线索!抓住它,并模仿。
但无论你多么伟大,猴子的选民,
当你站在生命神秘的门口,
同样也要宣读自己的描述。

曾经在这骑士的聚集地
黑死病蔓延。而如今的恐惧——
从冒着烟的蜂巢般炙热树洞
涌出皱眉的声音和火车飞驰。

不,明天我不去那里。拒绝——
比分别圆满。一切明了。我们两清。
若远离火车煤烟,远离售票处,
我又会怎样,古老的石板?

雾将行李随意分放,
在两处窗口各存一月。
旅客的忧郁爬过书脊,
与一本在躺椅上安置。

我怕什么?我像知晓语法一般
了解失眠。不幸发生——才会被救赎。
理智?就如月亮之于失眠者。
我与理智为友,但不是它的容器。

夜晚坐在月光的
镶木地板上,与我下棋,
金合欢散发香气,窗户敞开,
激情,如目击者,在角落渐渐灰白。

杨树——王。我与失眠对弈。
王后——夜莺。我偏爱夜莺。
而夜在胜利,棋子退败,
我辨认出白色的清晨。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