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王炜:大领岛去见马克思之歌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12  

王炜:大领岛去见马克思之歌




说实话,我搞不懂你们那些大他者
但我喜欢你们的剧烈性:忠于
你们那种笨手笨脚的起点的剧烈性。
我很欣慰啊,那也是把卡尔·马克思
挂在嘴上的剧烈性,可是呢,马克思
并不是你们的大胡子。我见过公派马克思
偶然马克思,原地打转的马克思
奔跑在大地上的马克思,都停在了各种相关部门。
我请他们吃饭,然后听他们赞美我。
真的,我喜欢开会,我希望死亡就是一场开会
紧急会议,不断的会议,断断续续的会议和
浓烟滚滚的会议。只有会议的剧烈性
才能揭穿你们那些猫猫狗狗的马克思。
你们以为年轻,脑子里的就不是老干体吗?
如果要就此总结何为敌人,如果要讨论
临时的人就是毁灭的人,那些外国人算老几?
我的权力大得很,比如说,我的权力是被打倒以后
还可以被历史记住的权力。我之将死
也就是决定历史。现在,看看,你们看看
那个不情不愿,并不比点头哈腰更客观的马克思
那个马克思反面的马克思,两眼喷火的马克思
来释放我之前,也会先给我打个电话。

2018.12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