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王炜:溪流(致少年)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12  

王炜:溪流(致少年)




做一个本能主义的可怜虫,烟酒不停
认识一些美食家恶棍,有样学样
吻一个女人的方式如抗拒诋毁
二十岁之后做一些步行长征
然后,一个个朦胧版的大人物出现了
像你的亲属,对你构成了
一种完整的治疗,但这些都没关系。
参与到轻松的厮混中去是不错的。愿厮混
得到祝福,愿你的小气和志气得到祝福
不断有些明媚的配合是你看得起的。
你尽可以在你不断犯下的错误中
做一个伶俐的杜米埃,而黑暗是一间
错误的书房,是你阳刚之气的低语部分
有时你读萧伯纳,也读废名。
但你总会读到地狱的湍流,奔涌在
书页和你的背面,当对立面的压力逼近
像一艘行驶在你身上的大船,诗神
是不请自来的乘客,是你的凯洛斯时刻*
你在冥想世界,还是你成为了谁冥想的作品?
我想转赠你,一个朋友告诫我的话:
“旧世界消退和新世界成熟,是两码事。”时代
总是无法无天的时代,北京是人生灭点的北京
当我们愈益清晰,当我们不堪一击。
至于我,比你强不了多少,“很少
甚至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源属于我
这正是我曾经拒绝、怀疑、犹豫的原因。”*
少年时代,想象的笼子。以孤僻
管制虚荣,占据了我的青年时期。
然后,也许确实是“文学本身”
因此意志的噪音锻造了大部分中年。
有时,伸出手,我还会重新摸到世界的灰暗轮廓
再往前,我听见溪流,在山地和森林
认识过的溪流,同时出现在我面前
一种惟一不同于地狱湍流的涟漪。
我真想沿着一条无法被引用的溪流
走到死,而非沿着丧失。最后的话
我们会说些什么呢?说出涟漪吗?相对清楚的是
我们也可以枯萎而进入真,可以写一些
别太像诗的诗,但它只能是诗。

*“它是不像时钟上看到的数量时间,而是作为时机的质量的时间,那个正确的时刻。……它表明那促成一个行为可能或不可能的什么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大家在生活中都经历了这个时刻,感到现在是做某件事的正确时刻,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充分成熟了,现在我们可以做出决定。这就是凯洛斯。”——保罗·蒂利希《基督教思想史》
*“很少、甚至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源属于我;……这正是我曾经拒绝、怀疑、犹豫的原因。”——西尔维奥·方迪(Silvio Fanti)

2018.12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