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孙文波:瘦金体叙——为朱怀金而作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8  

孙文波:瘦金体叙——为朱怀金而作




纸上的谈论全是悲剧。不能对应
大地上的具体位置;它的宏伟、壮丽
全部下沉,成为必须挖掘的
秘密。奇怪的事。令寻找成为尖锐的事业。
谈论起来矛盾骤起,基本上朝向两极;
钩沉,虚构,都有道理。只是我,
门外汉偏要推门窥视。发现,叙述是想象,
或者猜测。乡愿在其中支撑。这时候自我渲染,
成为自我安慰。让我在空旷中画出
一座宫殿,一片园林。更细致地画出一个集市。
嘈嘈切切,春花秋实。其实,我更愿意
画出暴戾的大雪。画出一场战争带来的劫后景;
残垣断壁。大火焚烧留炭黑痕迹,
犹如重彩泼墨。如果还需要细描。当然是,
风萧萧。当然是,妇婴啼嚎穿过暗夜。当然是,
王气黯然收。还有北狩,一步一步
走得血腥。骄傲呢?气节呢?全部成为笑柄。
说来可惜。它们使赏玩变质。让我
真是看不得一群鹤盘旋在宣德门。看不得
道服通天。侍鬼神之事,大于国家治理。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