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小葱:杭州八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8-12-30  

小葱:杭州八首




杭州梦忆

阿里巴巴产业园上空的雨,
时疏时密。街道两端,
植满清人黄肇敏诗中的灯笼树,
色彩如“云雨之山”的那块红石。

是了,时逢八月,烟霞桂子,
我来到这江南水城已半天有余。
食自助餐,昏睡一个下午,
梦见《山海经》中的大荒之地。

醒来,恍惚身在余杭,
搜索高德地图,距离西湖十几公里,
距离张岱四百余年,
和白素贞,隔了一个妖界。

(注:《山海经》:大荒之中,有云雨之山,有木名曰栾。禹攻云雨,有赤石焉生栾。黄肇敏诗歌《灯笼树》,即栾树别名。)


青芝坞
  ——赠韩高琦、张小末、李郁葱

去年象山之往事,若西湖未拨散的余晖,
被游人挤掉细小的鱼鳞。

我们,中年的渔夫。观察并客观描述,
季节交替时的冷与热、形与状,
在语言的诡谲中颠簸、撒网,借酒消渴。

遗憾,沪上未及作别韩兄。
杭城丹桂参差。倏忽哪儿飘来一树金色雨,
可视为地球旋转产生的眩晕。

嘿,穿过林风眠故居,我这个北方来客
要去食醉蟹,见两位老朋友。


戊戌年秋游西湖
  ——赠叶灵、丁晨

西湖上错落的花影,谁数得过来?
好像一个逃不掉的人,
必须带她远行。

那年,建筑低矮,她的亭
美得虚弱。天空也一定咳出绯色,
消失的城市和诗在松针间闪动。

看,沉默之水域,记忆之绿茵,
一帧剪影。云的马车涌动,
我们取走湖山的这一刻和所有。

风沙沙,犹如一场欲望苏醒,
我们对词语的野心,是阳光下几个褶皱,
晃动,微小,却那么耀眼。

(注:苏小小,六朝南齐时歌妓。咯血而死,葬于西泠之坞,即慕才亭。)


我从断桥经过

钟声在北,荷花在水,
白素贞借伞,多可爱的小伎俩。

谁在秋末的微雨中,走过断桥,
就存着,她一样的心思。

缘分奇妙,弥漫着水气,
不久后将会变得清透。

那一天,有人收集树皮,
老去的脸。有人重返十八岁。

而我“从断桥一望,
便魂销欲死”。

(注:“从断桥一望,便魂销欲死”出自于明代李流芳《西湖卧游图题跋——断桥春望》。)


杭州夜雨

一群人在文一西路,古典的雨声中,
听顾彬讲《爱的哲学》。

德国人汉语流利。我做笔记,
一个个字,像风里散落的点点桂花。

烟水路,浮雁与沉鱼,那样远。
穿黑衬衫的小宴,撑着伞。

我想拥抱他了。想试试,
能否通过爱一个人来找到自己。

这欲言又止的水影,这隔着窗子
厚厚帘幔的江南,眼波流转。

(注:烟水路、浮雁与沉鱼,出自宋晏几道《蝶恋花》。)


孤山

仙鹤口琴,
叫醒内湖和外湖。
小丛林鲜亮,云层有雨意。
林先生呀林先生。

风中汽车,风中高铁,
风中银色纸飞机。
这么多年,不止我独自徒步,
来此寻一枝宫粉梅。

我痴迷比特币的师叔,
我偏爱古典语言的诗歌同道,
走过一样的路线,
也曾在长凳上歇歇脚。

现在,这么美的孤山,
惊异于我,尽归于我。
——“依隐玩世,
诡时不逢。”

(注:“依隐玩世,诡时不逢。”出自《汉书·东方朔传赞》。)


理想小镇的青年
  ——赠小书、石人、小雅、戴国华、小伏等诸友

我在理想小镇,你们快来,
一起浮夸,一起吹嘘自己是个有志青年。

背双肩包的老人,发似疏雪,
他会支持我,带领一只萨摩耶做急先锋。

之后,指挥太湖蟹横行,
点亮甜筒型火炬,占领越国或卫国。

你们快来,拥挤的人潮,
有人出生,老去,相遇,闪烁。

你们快看,章太炎故居,芸台书屋,
古老余杭塘河诱拐来的那枚落日,都积极地活着。


在观音桥想到的

把西湖和素贞,
托付给在图书馆追忆旧事的他。

断桥的弯曲在加剧。重庆地铁下,
人满得可以新建一个巴国。

古代,此地巫师擅长占星术,
却没有体验过,转瞬千里,星辰在侧。

脸盲症患者,靠鼻子辨别
这飘着榴莲奶茶味黄昏的与众不同。

——再见何期?念头刚一闪现,
巫山云便飘到杭州去了,其形状如白蛇的腰身。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