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聂广友:魔都(叙事诗)第二部分:铜川路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8-12-16  

聂广友:魔都(叙事诗)第二部分:铜川路




从高陵路下来
(铜川路修14号线,
从真友路到高陵路一段封闭),
看到路头封住的预制板、彩钢瓦
像立起的斑马线,封住在尽头,
又从这段成为一个新的开始,
汽车进入它,高陵路像是一个坡坂,
因为这头的新开始(也作为一个开始,
它后头工地的气象能带入开始,
看到蓝色工棚和它们的机器),
而可以升高,甚至两边还可以
是堆高坡坂的红色土堆——和它的商店
一起进入到一种变化中——区域在变化,
从高陵路开始的商店在高埠上
自然过渡到铜川路。

天气刚开始明丽的午后,铜川路路面
很洁净,无车辆、行人,旧的路面
实沉着,这日磨得发亮,像是
日常能维持着,它的磨亮和两边的下沿
有关,久未行人了,或只是一种印象,
看到那边伊始的工地而这边行人稀少,
当车子开进来时,又很欢快,
公路能匹配它的进入,公路发亮、
洁净,天气明丽,它能领悟到
这是进入它的时辰。

道路在改变着区域的性质,或者,区域
已变了,道 路也随着变化,行人变得
稀少,在新世界的行迹中,它自我
已有经验,像是原来那个人,又像是
新区域的人,或者,二者是同一人,
人的改变很快,“新环境塑造人,”
或是,“人的本性包含很多,”
“自我的认识日新月异,”“自我改变一切,”
包括这道路、栏杆、埠舌、新区域里的一切,
行人稀少,道路更新过了,新的人接受到
这一切,在其中,在区域内,在道埠里,
接受它的自然,自己的身份,傲慢于
这独特的新区域(如同新生,又如同
自然的血统),它的行人稀少,已生出的
新奇的骄傲。

埠坂在右边,在干净新生的马路上面,
连着水泥,坡坂斜着,打扫得
干干净净,在这片矜持的地方出现,
占据着这块地,本身也矜持,
进入这个氛围,是氛围的主要部分,
在路的观照下,路进入新景中,
仍是那条路,来到自身的陌生中,
别人看了陌生,认不出来,又是它,
观者自己也来到了新地,是它自己的更新,
或是环境变了,又是它命运内的改变,
环境变了,它也跟随,没它不行,
是它承担到这变化,是它的历史的
开始,环境也成了它的。

斜坂干净,灰色,进入它的时间,
在新的变化中向前,接入前面,
这段也色彩明亮,在新的生机中进入它的
微红,有小树在水泥基座的坡拱上面生长,
坡坂上的凹轮和拱顶分布整个斜坂,
如布图,再也没有痛苦,在一种新
的机会、命运里,它预示到了,
新的生命微红,又已是布满,生出
明丽、希望的模型,和道路、边上
的小区一起,构成这新景,它道上的行人
稀少,是它的,它开始感觉到,并
迎接观者的到来,生出区域的最初的傲慢,
如具有的美德,生命的自我的更新
是这么壮丽,就发生在自己的庸常
之上,当它慢慢有了意识。

柏油路面清净,埠坂孤立在它自己
的基座,埠面上植出来的树
立在它的环境里,在它的新生活、垣墙
和(小区)出口边上,自矜地存在,
确实地存在,存在一种新的区域,
机制变了,店铺换了新模样,站在
新生的身体里,已全都有了新功能、职业,
已能新奇地辨认新来者,自然地持守
到店铺,像是一下子就全换过来了,
周遭的天空已微红、简朴,从喧闹
的虚幻中挣脱,挣脱那个年代,而安宁,
有欢喜,看到周遭新的空气、房屋,
由它自己生出的,也不是看到它们而
欢喜,而是已在自然中,房屋的站立、
低空、栏杆、地坪,已是清寂地伫立、拥有。

其实也不是新的房屋、地坪、墙垣
的出口,也是那些身、旧时代的区域、
屋宇,家主从其中出走,遗落它们,
某个时刻,它们就来到新境遇,从它们
内部而来,有了新身份,很自然,很自然
就来到了新的适应,像是有了一种新的知识,
一种新的关于自我的认识、知识,
这些埠坂、店铺、出口、低空就
生出在这里,这是嘉善坊,在白日里,
时日的边上,它们的本地
沉入到更深地居住之中。

过了嘉善坊角门的口子,铜川路
向前伸展,在一个新的棚屋搭出来的
接口,棚屋只是间房子,红砖框架,
像是简易却时尚,从埠上搭到路边,
埠已不是那个埠,并把那个埠拦在那边,
房子是由这边的住所生出,有了新的事,
遂迎向它,自己也发动了准备,
这准备是一种天赋,也是一种平常,
将平常移向迎接的口子,平常里有力量,
有自然的奥秘,让我们看到雷霆万钧的本相。

在新局域里有了一家银行,
棚屋地过去就是它,像是它(棚屋)
宣告了它(的到来),铜川路新奇,
新柏油照亮着,仍是一种简朴,微红,
照着银行的新,又让它旧,倚着它过去
的背景,从原址里装修出时尚的铺,
它的广告灯也照着,照着这柔和的垣屋,
静静的铺面,它们的埠,新的水泥,
铺面在新址中,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又在旧址中安宁,在一种敞亮中,
在它自己的家,当出现了新的变化,事物,
就来到了一种简朴、微红,像是
一种新生而来到一种本相、真相,
它们都有了光辉而矗立,而能敞开了自己。

铜川路向前,向前的它也来到了这里,
新鲜的柏油辨认着两边的街道,树,
来到新的微光中,由旧址发出,
它简洁下来,又安静,路伫立着,
在小区边上,它有精神而安宁,
敞开又伫立,口子(匝口)连系着
进来和出去,已换了新人,
它们通过它,带着自由的神情,
完全没想到它的过去,已伫立于它
(嘉美坊)白日的安宁、喜悦中,
已身处于这个世界,又如何知道
它的过去,已成为了新世界,
犹如从自身挣脱而出,带着此刻的认识,
因在新旧之间,一切都是新的,而能微红、
简朴,而能新生,而来到那个世界,原初,本相,
因人已来到了这里,而能赋予这些
事物新奇,是它们变了新样,
有了新精神,新奇如故乡,一切才
真正有了知觉,如时间的开始,
因此过去才如同不存在,犹如
它才是幻影,镜像。  

从高陵路过来时,铜川路在柏油上
无人地前伸,过了大埠,棚房,
它(柏油路)感觉到新的呼吸、氛围,
白日它纷红的光里的新的感觉,
房子的垣墙,口子,在新的展示中,
柏油在两边收起的沿埠间,向低处向前,
干净路面新奇地进入,那是自己的道,
如实前去,跟随它有的,进入到集体,
集体是新的,柏油过了嘉德坊门前时,
嘉德坊在柏油沿埠的边上,在它的背后,
它的高挑的大门,门柱上的门楣,
在接受它的前行(包括从它自己门前经过),
也接受从另外一边(从汤陵路)
来的形势,而自己已像是在新的集体
(集体也因它的敏捷而有更新的生机)。

过了那个棚屋,看到上海银行已在集体里矗立,
或者说,只是自然地在局域内呈现,
局域已来到新的街区,有居民,小区,
更新或醒过来的生机,又是街的生机,
从汤陵路走过来本地人的骄傲,以及
嘉德坊边路头上新的生机,在大街上发着光辉。

在白日里,在路口边树起巨大的石的铭勒,
白日里的铭石刻示着,有巨大的事物在呈现,
像是一个大公司,或是预示着大的变化、版图
在集体里、新区域内的到来,局域里的白日的
灰白,明亮又简朴微红,又阴沉明亮,
其中贯穿的柏油仍经行,向着前头祁连山路道口
行进,那边的口子巨大,有更大的版图,
白日更新、更强盛的水汽在那里吹拂大陆。

……

【马路变幻着,上海银行从原先的围墙、屋舍地方
开了出来,装饰一新,从它的简朴中出现
(虽有些不够轩昂),而焕然一新,因为是
由内而外,而自然,带有一种气息,
而色彩、檩椽皆有亲切,带着一种沉醉的爱恋,
而获得一种自新,多么奇妙,这自新、最新
竟来源于一种亲切、亲密,如恋爱的甜蜜,
竟带有人世的气氛,宛如和死亡紧紧拥抱,
又宛如花开之神秘、醉人,最美丽的就是最熟悉的,
真有奇妙的境界,墙垣、栅栏、碧树
保持着最初的样貌,而基础变了,路面灰白崭新的
水泥、基础,它们在它们之上,像是原来的面庞,
又像是从它们之上完全新生出,明亮、喜悦,
如同最新的意识,死亡在那儿闪闪发光。
 
上海银行和整个马路的气质已改变过了,
像是在同一个基础之上,区域的自我警醒着,
在新的时代里,新的时日里,马路又在变得
宽阔、雄浑,区域的样貌还在改变,
从内部生出,已来到一种新的自然,
却是旧时的面庞(精神的神奇无法述说),
是它来到了一个时代,或来到一个精神中,
时代精神陌生,铜川路的埠沿增高,
已经长成,两边的埠沿变得灰旧、时新。
 
埠沿灰旧,轮廓变得粗大起来,
来到进入它的时代,它有了它的时代,
不是偏身一隅,而是埠沿的雄浑阔大,
如粗壮的神经,而能进入它的粗砺——时代,
马路穿行着,喧器,跻身于岸埠的崛起,
又不是喧嚣,而是清宁,岸埠有上海银行
及其它变化,生成,已张开生出,
它的岸埠已准备进入,屹立起,
它的色泽,规模,关键是它的气息已变得朴正,
有力量承担起,岸埠、房屋分布在新的区域。
 
上海银行沉默着,已进入到白日的灰白,
屋垣又是平常的郊容,它的檩椽直行于低空的规模,
又不是全然的质朴,而是它的朴正里已区域
改变了面貌,新嫩的基础、水泥、面庞,
生出新的可能性,马路、岸埠、房屋,
它们的身体已接管着,铜川路的自新、觉醒
又生出新的格局,从新的,完全微红的基胚内
的马路的气象,越来越向着新生的方向
生出自身的基础,已经阔大了的马路的可能的
区域内,在路的那头,又像是路的开始,
在汤陵路口(汤陵路已完全变了形状,
调转方向,占据着匝口),树立起一块巨大的石铭,
像是勒铭着“XX公司”四字,多么合宜,
新立的石铭,和周围的马路气象同色,
像是浑身披着灰白,又像是披着尘土,
又像是从土地里升起,又像是一直,它应该矗立在这,
我们见过这碑铭,新的大石在新气象的马路
灵魂中央出现,这旧公司建立在新区域内,
匹配着铜川路的新的气象、面庞,这旧公司又是
新公司,我们见过它,因我们认识它,
在此地看到大地上巨大的石勒,是件再正常
不过的事情,石勒的边沿厚实,朴正,烛照又沉落,
闪着光辉,沉落到白日的灰白的明亮里,白日灰白的
明亮有些疲倦, 正午阔大,又如石铭深刻在白日里,
我们都看到它,看到了白日的面庞。】

2018.12.15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