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牧斯:父亲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24  

牧斯:父亲




有一个人生
即将从这个身体里闭合。
这个樟木板的枯斑粼粼无法擦拭干净的身体,
惊叹于从这里放出爱……

无法立起,坐在这么旧的床沿上。
每看一眼仿佛都是最后一眼,
每感恩一回仿佛都是最后一回感恩。
每擦一回,都应该是最后一回。

他有旧军功章。他只穿旧的衣服。
从前努力的,完全退回去了。
只剩头颅硕大。灵魂或量子的气孔
怎么来的,即将在这里闭合。

然而仁义和善
的标准不是丧失,而是提高了。
他告诉我要爱这个世界、亲戚、兄妹。
呵,“爱这个世界”,这不是我们

以前一直满世界(在诗歌中)找寻的吗?
听着他的重呼吸,仿佛随时
可以闭合。他的一生、他的天性。
我羞愧于没法除去他臀上的痤疮。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