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丹·佩吉斯: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13  

丹·佩吉斯:诗五首

李以亮



  丹·佩吉斯(Dan Pagis,1930-1986),出生在罗马尼亚境内布科维纳的拉多提(现属乌克兰),他的家庭讲德语。这里曾是奥匈帝国一个多文化的地区(也是诗人保罗·策兰和其他一些著名犹太作家的出生地)。帕吉斯在纳粹的集中里营度过了三年。1946年他作为难民移居巴勒斯坦,最初在基布兹(以色列的公社式农场)做一名教师。在希伯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成为一名讲授中世纪希伯来文学的教授。他出版过八部诗集,及六部学术著作。


新情人

你捡起我,某人遗失的一枚硬币,
在拇指和食指间摩擦着我。
我试着成为新的,甚至想更光亮一点。

你查看我的面额,
检查铸在我上面的人脸。
我让自己罕见,就像一位真正的国王。

仍不够。你竖起一只怀疑的耳朵,
敲打我,细听。我为你叮铃作响
以我纯粹、几近完美的声音。

最后,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货币兑换商,
你咬了咬我:也许会弯曲,
这枚伪金币。

可是我很硬,我经受住了考验;不是金,但还是
一块像样的合金。放心了,
现在你可以,花掉我了,按你的意志。


纽约大公

加百利·普雷尔,纽约大公,
每天都去市中心。
以一顶羽饰的毡帽伪装起自己,
走在一群自己的臣民中间,聆听着。
骗术总是很成功:五十年了
他还从来没有被认出来。
为表示对他的敬意,摩天大楼建造在中央公园的边缘和南边
务必注意:他来自哪里?
警车朝四面八方环顾,
松鼠扬起尾巴:他还没有到来吗?与此同时,
他在第五大道散步,在金表和石英表上
计算着宝贵的分秒,原谅几个
抢劫者,在小街上错误地将他袭击
而他最后到达
他的目的地,街角咖啡店。他在那里休息片刻。
女服务员突然容光焕发,急忙跑向
这位忠诚的顾客,有时,他会以天鹅绒般的温柔
与她开一个玩笑。但她有些不敢相信,而且劳累过度,
她转向普通人,并没有意识到
他端着杯子,正为她讲述一个甜蜜的未来。
黄昏时分,公爵消失在
地狱般的地铁里,穿过出鞘的
刀剑的河流,被无名的公寓吞没,他锁好他的宫殿,
在金碧辉煌中坐下。一杯俄罗斯茶里
琥珀色的光为他闪亮。为了确保这伟大的城市明日生活继续,
他写下一份特别的夜间公告,内容如下:

在海岸线以外,所有的罪行都在慢慢消失,
而时间,邀请你来友好地聊一聊。

*加百利·普雷尔(Gabriel Preil,1911-1993),出生于爱沙尼亚裔的犹太诗人,曾经在纽约布朗克斯区生活,以希伯来语和意第绪语写作。1993年在访问耶路撒冷期间去世。


最后所剩

我已经几乎不存在了。多年来
我只是偶尔出现
在丛林的边缘。我粗野的身体,
在芦苇中间,很好地伪装,贴在
它们潮湿的影子周围。
假如我是文明人,
我不可能一直坚持下去。
我累了。只有大火
能把我从躲藏的地方赶出来。

现在是什么?我的名声,只是
时不时的谣传
甚至只出现那么一小会儿,
我在萎缩。
但是可以肯定,就在此刻,
有人在追踪我。我小心翼翼
竖起耳朵,等待。脚步
已在枯叶上沙沙作响。非常接近。就在这里。
不是吗?

没有时间解释了。


点名

他站着,穿着靴子跺了下脚,
搓着双手。在早晨的风中,他感到了冷:
一个勤勉的天使,为了提升一直在艰苦工作。
突然,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所有的眼睛,
那人又在打开的笔记本里开始点数,
所有的人都在广场等着他,
营房套着营房:只有我
不在,不在,我是一个错误,
我关上我的眼睛,很快,擦去我的影子。
不缺我。没有我
全体将秩序
井然:在这里,为了永恒。


自传

我死于最初的一击,被埋葬在
旷野的岩石中间。
乌鸦教我的父母
应该对我做些什么。
如果我的家远近闻名,
没有一丝一毫归功于我。
我的兄弟发明了杀戮,
我的父母发明了悲伤,
我发明了沉默。

后来发生了那些众所周知的事件。
我们的发明被完善。一件引出另一件,
命令下达。那些人,以自己的方式杀戮,
以自己的方式悲伤。
出于对读者的考虑,
我不会提及人名,
因为,起初那些细节令人恐怖,
而最后使人厌烦:
你可以死一次,两次,甚至七次,
但你不能死一千次。
我可以。
我的地下单人牢房抵及所有地方。

当该隐在大地表面开始倍增,
我就在大地的肚腹里开始增加,
而我的力量很早就超过了他。
他的军团士兵抛弃他而倒向我,
而这,还只是复仇的一半。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