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保罗·奥斯特:诗七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07  

保罗·奥斯特:诗七首

谢炯


白夜

没有人在这里
形象说:不管说过什么
都不是能说的。没有人只是形象,形象说的话
没有人能听见
除了你

大雪之夜。谋杀在
森林间重复发生。笔
划过大地:不知道
将发生什么,拿笔之手
已经消失了

但是,它仍在写。
它写道:最初的
森林间,有个形象从黑夜里
走过来。它写道:
形象雪白如大地,是大地。
而大地写道:万物
均寂静。

我已不在这里。我从来没有说过
你说我
说过的:但是,形象里
无物死亡。每天夜晚,
从树林的万籁俱寂之中
我的声音
走向你。


原格与梦境

细微之物,将夜
叼走:
地底的呼吸声
穿越冬季:美妙的语言
在音律和缝隙中熄灭
那盏争吵不休的灯。

你路过。
在恐惧与记忆之间,
玛瑙般的脚印转为红色
童年的尘埃。

饥渴:和昏迷:和树叶——
从无人知晓的缝隙透出:没有签名的信
埋葬在我身体内。

晾衣线上的白色床单。麦秸
在麦田一折两断。

废墟中飘出
薄荷的清香


内部

被攥紧的
是他人和我的肉体
和所有的物质,仿佛这是最后吐出的话语
声音嫁接给
死亡,生命在我体内
消逝而去。

镜头关闭了。过去的我的
灰烬,清空了
我没有再添置新的。房间角落里
生长着光芒,在那里
整个房间都被移动过了。

夜晚重复着。微弱的声音低语着
最细小的事情。
哦,不是事情——而是它们的名字
在没有名字的地方——出现
无名之石。羊蹄的哒哒声
正午时漫过村庄。金龟子
被它自己的圆屎堆吞食。远方,紫绒色的
蝴蝶群
在无法形容的诗句中
在无法言语的
窒息中
我找到了自己。


暂停

这已退去的
将在日子的另一边
接近我们。

秋天:一片被光芒吃完的
叶子:碧绿用碧绿的眼睛
凝视我们。
在地球尚未停止转动的地方,
我们将成为那道光,
哪怕光
在叶子的形状中死去。

观望的眼睛
落在饥饿的日子里。
那时,我们还没有成为
将来的我们。树
在我们身体中扎根
然后在我们嘴巴的光芒中生长。

日子将站立在我们面前。
日子将追随我们
进入日子。


书写者

名字
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嘴唇:他说服自己
进入另外一个身体:他发现自己的房间
在巴比伦塔里。

就这样写道:
一朵花
从他眼中落下
在一个陌生人的嘴中开放。
一只燕
和咽同音
无法离开她的稚子。

他在碎片中
发明了孤儿

他将举一杆
黑色的小旗子
和冬天的谜语同义。

这时是春天
在他的窗下
他听见
一百块白色的石子
变成愤怒的夹竹桃


合唱

燧石轻擦
苜草茂盛的战场上
你迈着梦幻的脚步慢跑:

一小步,一小步
大地再度向我们接近和我们对抗——
绿色的
被匕首刺中的星星——

而远方
那些你终于可以托付的,被
锐利的笛哨吹破
你被吹破,千百次地
在你那绝对的
异教徒的语言中,被吹破。

缓缓地
你将手指伸进我的伤口
从那里,我的声音
可以逃走了


子午线

整个夏天
锉刀般的阳光层层推进
我们黝黑,不断堆砌沙丘的双手黝黑:你的石头
崩塌回到生命的初状
它们现在围绕着你。

在我绝对的,乌鸦的嘴唇后面
一颗早年的星星
在荆棘的地狱里光芒四射
将你烘托,同时无暇地
照耀黎明和你那些有名字的
影子。

黑夜的节奏。浅薄的空虚。
走近。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