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宋琳:东欧诗人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27  

宋琳:东欧诗人




带着好奇,我凝视这些东欧诗人的脸,
钙质在他们的骨骼里闪闪发光。
他们在咖啡馆见面,像秘密接头,
在公寓里写诗,像在荷包蛋上撒盐。
酷爱旅行,但护照总是过期。
谈论树叶不被允许,就捡起小圆石,
摸它,揉搓它,直到掌心发烫。
真理已经死亡,但寓言仍不时地
借麻雀小小的咽喉透露给早晨。
墓园是可获公开的地址,
在那里读信最安全,而信
是流亡者用隐形墨水写的。
太多的记忆,但风将把它们储存在荒野,
太多的冬天,太阳只会让影子瑟瑟响。
只有去地狱旅行无需签证,
他们中有些已经先行并发回了电报:
“这里没有酷刑,伙食也很好,
一座向下的塔,且已安装了电梯,
与但丁的见闻完全不同。”
赫伯特在地下室里画好了旅行图,
并给每个风景点插上小旗。
扛着玻璃十字架的毕林斯基走在前面,
波帕肩头上站着那只爱朗诵的黑鸟,
高个的索雷斯库,缩在蜗牛壳里,
赫鲁伯从国际免疫大会上匆匆赶来,
与艺术家们会合在最底层。
现在他们找到了幸福,不再需要反讽,
可敬的东欧诗人,谢谢你们
把这项专利让渡给了我们。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