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一行:课程的中断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25  

一行:课程的中断




他突然停住,像自来水无预兆地
中断。写字的手石化,粉笔
在黑板上只勾出字的偏旁。
话说到一半就掐灭了,后面一半
化作一股青烟被吸进鼻孔。
他不知该如何说下去,因为一阵冷风
攫住了他,使他置身于荒谬的悲凉。
他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又疯狂,又绝望。
在黑板前呆站着,想到自己的一生
就面对着这样一些学生,他们的身体中
没有火焰,也无法被任何火焰点燃。
他们比木头还麻木。比老头还衰老。
比厌倦本身还要厌倦。
他们从不提问,直接否定了
他正在讲授的观点:“人是能发问的存在。”
在这间教室,他看到的是倒置的演化史:
从人类退却,变成一群听着琴声的牛;
然后又变成一些蜥蜴,低着头,盯着手机上
昆虫般的字;还有睁着眼睡觉的鱼,
正迅速蜕掉血肉,变成藻类或苔藓。
他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舞台似的讲台前
作为无人理睬的演员,朗诵着台词?
为什么要突然中断演出,去反问自己
为什么要突然中断?
……这中断持续了一分钟,在这一分钟里
他的魂飘到这些学生的内部,替他们
过完了他们的一生:就像一场
高速快进的植物电影,萌芽,长出叶子,
然后枯黄、衰败,在一分钟的时间里完成。
但没有人注意到他的中断
或对这一中断产生任何可见的反应。
他突然开始怜悯,怜悯这些从未
有过青春的青年。他觉得自己置身于荒野,
到处是枯败的杂草,而他一直在向杂草或空无
发表演说。想到杂草和树木、流水、花朵类似,
都不会对他有任何反应,他的心获得了平静。
他将中断的课程继续。现在,他对着学生们
大声说话,仿佛正对着树木、流水和花朵抒情。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