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江雪:诗六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22  

江雪:诗六首




赵卡导读:

  单从下面这六首诗就能断定出江雪的诗有个稳定的特点,他是理想主义者,有点迂腐,在中性的叙事声带里妥贴地嵌入了幽暗意识。读江雪的诗,会让人感到一个在明暗不均的光线里扭转过身来的诗人被迫发声,他肯定有一张被痛苦扭曲的脸,像一个感伤的公民,还有一个被指控的镜像——思想中的异己。江雪擅长语义紧凑的短章,却不致力于雕琢语言也懒得丰富细节;他几乎不写现实,却对现实本身有着过敏性的反应,所以人们会在他孤绝暗黑的句构里看到浩瀚的思想线条,但他绝不是哲学家。江雪所有的诗风格清晰,也就是说他只有一个基本的诗写主题:对存在的判断。像《沃威克教堂的鬼魂》这种短短四行的短篇充满了黑暗情调,肉身幻灭和灵魂存在的二元论是他对人类精神困境的准确阐释;《曲线与蛇》则在情境问答的句法中扩展了人类的想象力,这两首诗均以悖论言说了晦暗不明的事物。我始终将江雪视为策兰、曼德尔施塔姆式的诗人,灵魂意识如星光闪耀,他迥异于我们,为狭义的国家现实而痛苦,如果这不是精神病人,也只有诗人这个身份了。


 
被砍头的树
 
我在青山湖畔等一个朋友
等了半个多小时
朋友还没来
我却意外邂逅一棵梧桐树
一棵绝处逢生的梧桐树
被拦腰砍断的梧桐树
仅剩树干的梧桐树
光秃秃地孤立在湖边
它没有死掉
它顽强地活着
顶部又奇迹般地
长出七根带叶的小树枝
其中三根树枝连叶子一起死掉了
叶子是黑色的
另外四根树枝存活着
叶子是绿色的
当我仰望被砍头的梧桐树
重新长出枝叶
生死有别的枝叶
源自被蒙蔽的肉身的枝叶
我心有悲喜
有敬畏
亦有恐惧和不安
多少年后
重生的枝叶日渐茂盛
能否逃掉又被砍头的命运


沃威克教堂的鬼魂‍*

我不是一个无神论者,我相信
幽灵存在。抑或
时间与黑暗碰撞,压迫中释放鬼魂的
意志,肉身游荡的幻灭,偶在。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曾经在沃威克教堂经历了一次目击式的精神历险,他看到一个幽灵在不同的位置走动,然后在给友人的书信中记录了那次神奇的经历,并且画出幽灵走动的位置图。


曲线与蛇
 
一个叫克里斯特的三岁男孩
在黑板上画了一根歪歪扭扭的曲线
科萨特问他画的是什么
克里斯特很高兴地回答说:是一条蛇
科萨特*说:不像蛇,像绳子
克里斯特很严肃地说:是一条蛇
科萨特又故意说:这不像蛇,像鞋带
克里斯特急了,带着哭腔说——
 
“不是绳子!不是鞋带!是蛇!”
 
*威廉·A.科萨特,美国著名社会学家,1988年获美国总统颁发的杰出教育奖,著有《童年社会学》、《儿童的文化世界》等。


寂静岭

大雾弥漫废墟,漫入
破碎的陶罐
漫入荒草丛里的铁轨
强拆后的村庄,一片寂静
惨淡而悲伤的寂静
他陷入幻觉
巨婴在哭,流浪狗在吠叫
绝望的,死亡的,被诅咒的
坟场墓碑在炸裂
他隐约看见一个影子
或许,就是那个下葬不久的老人
突然爬出坟墓  
 

田野‍ 
 
一群双目幽灵,矗立在
田野深处。
它们是被活埋者,为春天
带来肥沃养分。
也许只有在黑暗中,
它们才会成群结队从地洞里爬出,
偷看这人间,
在秋天被收割的荒诞剧。 


洁净的光
 
我们赤祼着身体,相拥而眠
快乐天使,蛇,从我们身上爬过
留下痕迹,灵魂爵士乐
至今没有消失
你是我眼里的另一个伍尔芙
黑色的,伍尔芙猫
我喜欢你眼睛里的忧郁
你的光,你的黑暗
洁净的光,亦如黎明中的苔痕
映照在久违的案台上
细数那些尘埃,中年的危险记忆
从你的小腹处隐隐归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