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奥维德:变形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20  

奥维德:变形记

灵石



身披橘红长袍的婚神,越过苍茫的
天宇,从克里特飞到色雷斯;
俄耳甫斯呼唤着他。他来了,
却没带来祝福的言辞,
欢乐的神情和吉祥的征兆。
失却光焰的火把嗞嗞地吐烟,
怎样晃动也不能让它燃烧。
结局比兆象更阴冷:草地上
被水泽仙女簇拥的新娘,
突然在毒蛇的叮咬中殒命。

徒然向天空的诸神诉尽了悲恸,
诗人又决意去感化地府的幽魂,
他穿过阴间狰狞的入口,行走在
飘忽的幽灵和坟墓吐出的幻影间。
他在冥后和统治这落寞国度的
冥王面前,一边拨动琴弦,一边唱:
“掌管幽暗世界的神灵啊,
无论我们是谁,都终将返回这里,
如果可以去掉那些迂回暧昧的词句,
坦然地说出真话,那么,我此行
不是来窥探你们神秘的领地,也不是
为了缚住那只颈缠毒蛇的守门犬。
我孤身犯险,全是为了我的妻,
因为蛇的毒液毁灭了她的青春华年。
我也希望能默默忍受,也曾反复尝试:
但我敌不过爱神,他在上界尽人皆知。
他在这里的权柄我不知晓,但我猜
这里也一样:抢婚的传说如若不假,
你们俩也是爱神撮合。让这可怖的地界、
无边的混沌和静默广袤的国度作证,
求你们重新编织欧律狄刻的命运!
所有人都属于你们,即使在人间多停留
片刻,迟早还是会落入你们手中。
人人的旅程都朝向这里,这是最后的家,
你们对人类的统治也将绵延无涯。
这个女人也是,当她度过了成熟的年岁,
仍然是你们的:我所求的仅仅是一段租期。
如果命运女神拒绝赦免我的妻,我
断不会回去。庆祝吧,为我们的两具尸体!”

他就这样拨着琴弦在冥府中吟唱,
没有血色的鬼魂为他哭泣,坦塔卢斯
不再去抓不可及的水波,伊克西翁的轮子
不再转动,飞鸟不再啄食,达纳乌斯的女儿
不再填水罐,西西弗斯也停止了苦役。
他们说就连复仇女神也被他哀怨的歌
打动,双颊第一次挂满了泪水,
冥后和冥王也失去了拒绝的勇气。
他们叫来了欧律狄刻:她在新来的鬼魂间,
尚未愈合的伤口令她步履迟缓。
俄耳甫斯接过了她,也接受了冥王的条件:
在到达阿佛纳斯山谷之前,绝不能
回头看她,否则许诺就只能变成空言。

他们踩着向上的小径,在沉默中行走,
道路艰险,阴暗,弥漫着浓重的雾。
已经离地面不远了:这时候
俄耳甫斯怕她会改变心意,急切地
回头看了她一眼——她立刻倒飞而去。
她伸出双手,想抓住他,让他抓住,
但不幸的她只抓住了疾速后退的风。
面对第二次的死亡,她能对丈夫
抱怨什么,除了抱怨他的爱太深太重?
她只能最后说一次“再见”(她的声音
已然遥远),就被卷回那阴暗的空间。

这双重死亡令俄耳甫斯万分茫然,
如同那人看见被铁链套住的冥犬,
还没来得及从恐惧中苏醒,
就已失去了人身,被石头侵占;
或是像奥伦索斯,为了让妻子
不因夸耀美貌而遭受神的灾愆,
愿承担所有罪责:两人偎依的胸膛
还是化成了伊达山的峰峦*。

他徒然地哀求,想再次穿越冥河,
卡隆拒绝了。但他又徒然地
在岸边坐了七天,形容惨淡。
怀念、悲痛与泪水是他的食物。
他只能抱怨地府的残忍,只能
回到北风呼啸的色雷斯海岸。

*奥维德这里提到的两个神话故事别处均无记载。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