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卡罗尔·安·达菲: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09  

卡罗尔·安·达菲:诗五首

陈黎、张芬龄


  卡罗尔·安·达菲(Carol Ann Duffy,1955-)是当代重要的英语女诗人,已经出版6本诗集,获得多种奖项。1985年出版第一本诗集《站立的裸女》,受到普遍赞赏,立刻入围当年的第一本诗集奖;1987年出版《出售曼哈顿》,1990年出版《另一个国度》,1993年出版《卑鄙时刻》获得英国著名的两项诗歌大奖威特布赖德和前进奖,1999年出版《世界之妻》获得美国的佛斯特奖,2002年出版《女性福音书》。目前她是曼彻斯特大都会大学的当代诗歌教授。


安妮·海瑟薇*

  “我给我妻子之物:我次好的床……”
     (莎士比亚遗嘱)


我们缱绻其上的床是一个不断旋纺的天地,
森林,城堡,火炬之光,断崖之巅,他
潜寻珍珠的海洋。我爱人的话语
是坠落大地的流星雨,化为吻
在这些唇之上;我的身子时而是较柔的韵,
时而是回声,与其和鸣协韵;他的触摸
是动词,在一个名词中央舞蹈。
有些夜里,我梦见他书写我,床是
他作家之手底下的一页稿纸,由
触觉,嗅觉,味觉演出的传奇和戏剧。
我们的客人在另一张床,最好的床上打盹,
流着散文体的口水。我生动欢笑的爱啊——
而今我将他纳于我这寡妇的头棺中
一如他在那张次好的床上将我紧拥。

*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是莎士比亚的妻子。


伊卡洛斯太太*

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站在小山丘上
看着她所嫁的男人
向世界证明
他是个彻头彻尾、如假包换的天字第一号大笨蛋。

*伊卡洛斯(Icarus)是希腊神话中的人物。他戴着父亲制作的蜡翼逃离克里特岛,却因飞得太高,双翼遭太阳融化,而坠海身亡。


达尔文太太*

1852年4月7日。

去了动物园。
我对他说——
那边那只黑猩猩某些方面让我想起你。

*达尔文(Charles Darwin,1809-1882)是英国博物学家和生物学家,于1859 年出版《物种起源》一书,提出以“自然选择”(物竞天择)为核心的进化论学说。


浮士德太太*

先说重要的事——
我嫁给了浮士德。
我们在学生时期相遇,
同居,分手,
和好,结婚,
抵押贷款购屋,
经济好转,
学士,硕士,博士学位。没小孩。
两件毛巾料浴袍。她的。他的。
我们工作。我们存钱。
我们再次搬家。
快速跑车。帆船。
在韦尔斯买第二间房子。
最新的玩具——电脑,
移动电话。飞黄腾达。
再度搬家。浮士德的脸
聪明,贪婪,有点疯狂。
我也一样糟。
我渐渐爱上这种生活方式,
而非生活。
他渐渐爱上声望,
而非妻子。
他嫖妓。
我的感觉,不是妒忌,
而是慢性焦躁。
我去学瑜伽,太极,
风水,心理治疗,大肠水疗。
浮士德常在晚宴
自吹自擂
到亚洲做生意的
本钱。
然后搭出租车
载着欲望到苏活区,
说得好听点,
去安置鬼魂,
迷失方向,会黑豹,赴宴。
他贪得无厌。
有一个冬天黄昏我晚归,
尚未进食。
浮士德在楼上的书房,
开会。
我闻到雪茄烟味,
仿佛置身地狱,怪异的情色味,世俗不容。
我听到浮士德和另一个人
放声大笑。
接下来,世界,
如浮士德所言,
伸展双腿。
首先是政治——
安全席次。国会议员。阁下。嘉德勋章爵士。
然后是银行——
离岸的,海外的——
和企业——
副主席。主席。老板。巨子。
够了吗?安可!
浮士德是枢机主教,教宗,
比上帝更有学问;
飞得比音速还快,
在世界各地,
吃午餐;
漫步月球,
打高尔夫球,一杆进洞;
在太阳上点根圆滚滚的古巴雪茄。
然后凭着预感——
投资智能炸弹,
投资伤害,
浮士德买卖武器。
浮士德深入商场,全身而退。
买了农地,
复制绵羊,
浮士德上网
找志趣相投的小牧羊女。
至于我呢,
我行我素,为所欲为,
一天之内看完罗马,
将干草纺成黄金,
整容,
隆乳,
让臀部紧实;
去了中国,泰国,非洲,
归来,茅塞顿开。
年届40,行独身主义,
禁酒,素食,
信佛,41。
染金发,
红发,褐发,
走土著风,猿猴风,
玩得疯,玩得亢奋发狂;
东跑西跑四处窜,孤单;
回家。
浮士德在家。跟你说句话,他说,
我和虚拟的特洛伊海伦
共度了愉快的夜晚。
那张引发一千艘战船的脸。
我亲吻它的唇。
问题是——
我和梅菲斯特,
那个恶魔之子,
已做了约定。
他已上路
前来取走
我欠他的,
收割我播种的成果。
这些年来
欺瞒诈骗,
汲汲营营,
在红尘打滚,
我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他说着话,我听见
毒蛇嘶嘶作声,
尝到邪恶的滋味,嗅出它的气味,
此时恶魔举起长满鳞片的手
向上戳刺
穿透赤褐色的托斯卡磁砖,
对准浮士德的光脚,
然后带着诡异的假笑,当场
就将他直接拖入地狱。
噢,好吧。
浮士德的遗嘱
留下了所有的东西——
游艇,
几间房子,
小型商务喷射机,直升机升降场,
战利品,等等等等,
全部——
给我。
C’est la vie.
我生病时,
痛得要命。
我用信用卡
买了一个肾脏,
然后康复了。
我还守着浮士德的秘密——
那个聪明、狡诈、无情的混蛋
没有灵魂可出卖。

*浮士德(Faust)是欧洲中世纪传说中一位著名人物。他学识渊博,精通魔术,为了追求更多的知识和权力,与魔鬼梅菲斯特(Mephisto)做出交易,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苏活区(Soho),位于伦敦西区的一个繁华区域。智能炸弹(smart bombs),又称“镭射导引炸弹”。“C’est la vie.”,法语,“这就是生活”“人生如此”之意。


女金刚*

我记得我曾从外头窥探他的摩天大楼房间,
看到他熟睡的模样。我的小男人。
我已在曼哈顿待了一星期,
研拟计划;住在村落的
两间旅馆。村民见惯了陌生人,
或多或少让你自由自在。到今天
我依然特别喜欢黑麦面包夹五香熏牛肉。
我离题了。诚如你所见,这岛屿是座天堂。
他已抵达,我的男人,和一个纪录片团队
一起拍制影片。(有一种特定的蟾蜍
只在这里产卵。)我发现他独自
在林中空地,将他舀起放至掌中,
任他扭动,喊救命直到他冷静下来。
对我而言,绝对是一见钟情。
我一直非常寂寞。裹着自己温热的毛皮度过
漫漫长夜,低沉地哼唱动物蓝调。
好吧,他个头小,但体型完美
而且超帅的。他可以用那双
可爱灵巧的手为我做大猩猩无法
做到的事。我在我巨大的内心立誓
追随他到天涯海角。
因为他不会久待此地。他很紧张。
每晚天黑时我都会去他的营地,
蹲在精巧的帐篷边,等候。他的同事
总是很快就送他出来。他会爬
进我张开的手,坐下来;然后我会轻柔地扯拉
他的衬衫和紧身格子呢绒裤,剥光他,将
我的舌尖放到他肉体的葡萄上。
幸福无比。但是当他拍完那部得奖的影片后,
他打包行囊;在我的感情在线
跳上跳下,模拟飞回纽约的
航班。大金属鸟。他不知道
我可以像打蚊虫般将他的飞机自天空击落吗?
但我让他离去,我的男人。我一边目送他飞
进艳阳,一边用拳头捶打胸膛,心痛欲狂。
我撑了一个月。我睡了一星期,
然后醒来狂欢两星期。我没洗澡。
鹦鹉唠叨唱着偏头痛圣歌,
荡来荡去的猴子气愤抱怨。我浑身发烫,到他
曾经洗过澡的河边用手舀水喝了几口。
我淌血,当一轮又肥又红的月亮在丛林屋顶滚动。
之后,我决定把他找回来。
因此在六月的某个晚上,我沿着哈德逊河北上,
航向纽约的地平线,发光的
混凝土雨林;感受到,相思又浩瀚,数星期以来的
第一道希望的微光。我小心翼翼,悄悄徘徊于
暗黑的街道,将我激情的眼睛紧贴于
一千扇窗户上,在每一扇上演的微型偷窥秀
看到无聊或痛苦,看到戏剧人生,安慰,悔恨。
当然,我找到他了。某个星期天的凌晨三点,
独自在他的单人床上做着梦;在他可爱的头的上方,
一张放大的我的照片。我盯望许久,
直到我的褐色大眼泛出泪光;我轻轻缓缓地离去,
穿过中央公园,在星空之下。他是我的。
隔天,我去购物。主要是我的男人的衣服,
但有一、两样是犒赏自己,在布鲁明岱尔百货公司。
我捻着他,仿佛从盒子的最上层拿取
一块巧克力,某个星期五晚上,离开房间,
让他悬荡于我的手指和大拇指
之间,以挑逗的、恋人的方式。然后我们坐在
帝国大厦的尖顶上,告别
布鲁克林桥,闪亮的黄色出租车,
河流上方的直升机,蜻蜓。
幸福的十二年。他睡在我的毛皮中,早早醒来
只为按摩我厚重的眼皮。我喜欢那样。
他喜欢我轻轻地对他吹气;或者用我的指甲,
小心翼翼地,搔抓他的整个背部。
我会请他吹奏在我们爱情元年他自制的
木笛。他会盘腿,在我耳边坐上
数小时:他那哀伤、失落的曲调让我哭泣。
他死去的时候,我整夜抱着他,像洋娃娃一样
摇着他,舔他的脸庞,胸膛,脚底,
他的小棍棒。但当时我虽悲痛,仍投入工作。
这会让他高兴。现在我将他围在脖子上,
完美,经过防腐,以小翡翠充当眼睛。没有一个男人
曾被如此深爱过。我确定,有时,在沉默的死亡中,
紧靠着我硕大、呼吸的肺,他能听见我的吼叫。

*《金刚》(King Kong)为1933 年上映的怪兽影片,讲述住在苏门答腊骷髅岛上的巨型猩猩爱上前往该岛拍摄电影之女演员的故事。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