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萨拉·豪:诗二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02  

萨拉·豪:诗二首

Qiuhan



致一切忧伤,一切心意

倚着白金的桦树
我此刻一无所求(只除了你)。

我们家里也有树的。我可否
飞给你院子里的喷泉那

午夜窸窣碎语,来安慰
你一长串的孤独梦境?

爱是柳枝,然后是流水;
婚姻,一整条街的

柠檬树,但不是苦的那种。
我被安排站在最北端:

镜面般的池子里铺开着
一个影影绰绰的世界,有云和

紫杉树,远处另一个果园,
搪瓷的亭台楼阁。

晃也不晃。
我的每一晚也是孤独者。


带围墙的花园

马路对面,女孩们放学了,三三
两两,蹦蹦跳跳地跑向车站

或者熟悉的车子,她们的剪影,挂着
单肩背包和曲棍球棒,小毛驴一样。

记住吧,这个下午说道;紧闭的
门在我手中叮铃铃地颤动。

已经暗了,或正在变暗——
昏沉小巷上方的天空

远超一个孩子的想象。
我独自走上后街,计程车总在这里

抄近路,从后门驶过亮堂的科学实验室——
他们窗台上的吊兰种在酸奶罐里

被特大号烧杯包围着
像卑格米人在巨石面前沉思冥想。

你不能走另外一边是因为
带围墙的花园紧挨着

雨后一洼洼晶莹的柏油路;
露天排水渠里淤满了落叶。

像是要听些什么,巨大的古树
斜伸向钨灯光晕下的街道。

我在路上遇到另一个——这蜗牛
慢悠悠的粘液把沥青染成金色。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