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王子瓜:晾衣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01  

王子瓜:晾衣




他像一位寡言的邻居那样可敬,
终日在隔壁书写着什么。
夜晚,为他支起心灵寂静的帐篷,
星辰把洁净的年轮涂满墙壁。
他酝酿着细节,静静滴水。
 
有时他不免要从自己的形体中踱出来,
站在一边,像触摸和审视某个
不认识的别人:这里
是一小块泥土的痕迹,烟圈般
消隐着,周围那遥远的林地,
布谷鸟衔来四季的枝子。
这里留着一点香气,好像心上的
人儿还没走远,相赠的礼物
尚未蒙上多年的尘埃。还有这
一处褶子,总不能熨平。
常常会痛苦,所以常常会攥紧。
 
黎明时他便开始写了。他蒸发,
一边写,一边读给天空中那位
唯一的听众。阳光好的时候,
他坐在那儿能读上一整天。
偶尔我打完了球,在操场红色的
塑胶跑道旁休息;或者
交上填满的试卷,长舒口气,
望向窗外,我会察觉到在那片
湛蓝之中似乎有什么人在陶醉、放肆。
 
那时我还不认识他,这位
住在我每一段时日隔壁的邻居。
我甚至从没注意到过,与生活
一墙之隔的地方还有这样一个房间存在着。
 
如今我仍未同他交谈。
但有一些奥秘我已经在领受,当
风吹来,汇聚着街巷里跑动的野猫、
郊区的作坊、海面那昼夜燃烧的油田……
他翻动着,像一群预感到春天的候鸟。
一切,都在低语,都在对他说着:飞吧,
朝向那浩渺,飞。而他仍凝视在那
永恒的桌前,告诫着自己,
不,属于你的时候还没有来到。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