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婴迈:明月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30  

婴迈:明月湖




我被安放于此,百劫,千劫
百千万劫,风雪覆盖着冰霜
它是透明的,它来自我的喉管
与风同龄,被涂改了的姓氏和名字
你喊它,无人回应你
你消灭它,它在别处重生
你锤炼它时为它所诱惑

我穿上它的衣服,就是乞丐在黑夜里穿行
这匹野马被陌生人带到了这里
在竹林深处,静静地等候月光
静静地等候裁决,它有百十条生命
将吃着草,任它挥霍和运行
像那些白色的光
在我的手指间跳跃,恍惚我是主宰者
穿白色的衣,吃着白色的浆果

像一个纯粹的享乐主义者
在这座城,这条街,这栋房子旁
不辨东西,日复一日,由冰成水
因水成冰。饥饿因此远离你,幸运儿
你是被神眷顾的那一个
在我的心上奔跑,不顾苦难和忧伤
不顾我再也不可能是你
而只能是更多——更多的夜晚
承受着白天的胁迫。
他从我这里要得更多,为了堵住那个缺口,他搬走了我

让我头枕静谧,卧巨大的床铺
头挨着天,脚触及地,
然而无心睡眠,今夜不过如此
初生的婴儿在此啼哭
他有无尽的泪水,往我这里流
哦母亲,假设你不曾分娩我
不曾拘束我在黑暗时分

在我发光发白的身体上
投进音声,它就是竖琴
投进瓦砾,它就是黄金
它有如此神力,请让鱼儿在我身体内遨游
还有……请小心远离

那些诚挚的目光,那一张一张开阖的嘴
它们要吃我,母亲,它们是未来的偶像
偷盗者和割裂我神经的刽子手
它们将我分离成黑夜和白昼
请继续孕育我,母亲——

还有……请小心那条载离天空的船
它即将远航,即将远离我
将我遗留在此时,此地
有多少请求被漠视,就有多少黒汁洒向大地
如瓦上霜,如镜中像
从路的尽头迎向你
白色的贝壳是另一条
在世上开开阖阖的路,它们无畏地敞开
含接即将到来的黄昏

那只黄金眼,在我的唇边流淌
起初,我试图睁开这只眼
给黑夜一缕清风,给黎明一线曙光
但是——它的到来因此而改变
世界上的雨都从这里往下落
无止尽的落,当夜色弥漫到整片山坡
大片大片的落叶在吞噬
过去的时光,那些久远的传说:
一片树叶即是所有,即是所得

它把光递给世界,然后进入你的生活
这是一场盛世的礼仪,它消耗自身
而向你靠拢,陌生人
它来了,哪一天,在哪一个人的赞美中
为智者所倾,被哲学家捻在手心抚摸
它是衣领,被身体左右

我将它披在身上,我为什么所裹?
外面是墙壁,头顶是虚空
在一片树叶的未来,总有一些看不见的事
和人,透着微光。俯身闯进这片场地——
它树立了所有,也分割了礼仪和道德:

一阵风吹向你
一条小船驶离你
一个小镇离你很远,很远
一片树林胁迫你:站起来,站起来!
我静居此地,吹皱春风。

2018.8.24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