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胡弦:蚂蚁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22  

胡弦:蚂蚁




蚂蚁并不惊慌,只是匆忙。
当它匆匆前行,没人知道它想要什么,尤其是
当它拖动一块比它的身体
大出许多倍的食物时,你会觉察到
贪婪里,某种辛酸而顽固的东西。
有时成群结队的蚂蚁会形成
一条黑色小溪,纤细脚爪
拖动光阴细碎的阴影;而无数
沿着触须消逝的瞬间,是变形的苦楚,如同
它建在墙根的巢穴,同样隐秘,
不被注意,让我拿不准
是什么,正通过那里向黑暗中流去。
雨水洇坏过天花板,巢穴一直安然无恙。
风雨之夜,我读报、倾听,没有蚂蚁的消息。我知道,
我们都爱着自己的沉默,就像爱惜自己的家
那简陋的入口。有次买家具,我把床
拆成几段,好让它从房门安然通过。另一次
是拆迁,础石被撬掉了,我忽然想到蚁穴,但,
所有的蚂蚁都已无影无踪。
偶尔,有刺疼从皮肤上传来,我的手
拍过去,一只小蚂蚁已化作灰尘……
——我几乎不再懂得悲伤,但我知道什么是
蚂蚁的忧虑;所以,
看见细小的枯枝,我会想到庙宇中宏大的梁柱。
另外一些情景稍有不同,比如
一只落单的蚂蚁爬上我的餐桌,在急行中仿佛猛然
意识到了什么,停住,于是有了一瞬间的静止。
在那耐人寻味的时刻,世界上
最细小的光线从我们中间穿过:它把
圆鼓鼓的小肚子,
柔软地,搁在我们共同的生活上。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