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查尔斯·布考斯基:诗八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25  

查尔斯·布考斯基:诗八首

张文武



衰落

早上八点,我在房子旁边赤身裸体,
往身上涂芝麻油,
耶稣啊,
我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吗?
我一度在黑巷中战斗,
只为开怀一笑。
现在我不笑了。
我把油和惊讶泼到自己身上,
你想要多少年?
多少天?
我的血液已被玷污,
一只黑天使坐在我的脑中。
事情总是这样,
源于某物而归于虚无。
我理解城市的陷落,
国家的陷落。
一架小飞机从头上飞过。
我抬头张望,仿佛这种张望
真的有什么意义。
没错,天空开始腐烂:
时日无多了,对我们每个人来说,
都是如此。


写作

通常情况下,
在你
和不可能性之间,
只有它。
没有任何酒,
没有任何女人的爱,
没有任何财富,
能比得过
它。


巴黎

决不
即使在更冷静的时刻
我也决不会
梦见自己
戴着
贝雷帽
骑着自行车穿过那座
城市


加缪
总是


厌烦。


别无选择

心里有一个地方
永远无法

填满一个空间

甚至
在最好的时刻
以及
最好的
年代

我们也将明白

我们将会
比以往任何时候
都更明白

心里有一个地方
永远无法装满

然后

我们将等待

等待在那个空间里


垃圾箱

太棒了,我刚写了两首
我不喜欢的诗。

电脑里有一个
垃圾箱。
我刚把这些诗歌
挪走
丢到了
垃圾箱里。

它们永远消失了,没有
纸,没有声音,没有
暴怒,没有胎盘
而后
只剩一张干净的屏幕
等着你。

在编辑拒绝你之前
拒绝自己
总会好一些。

特别是在这样一个
下着雨的夜晚,而收音机里
还播放着难听的音乐。

而现在——
我知道你在
想什么:
也许他应该
把这个
私生子
也移到垃圾箱里。

哈,哈,哈,
哈。


黑暗中的朋友

还记得
我在一个陌生城市的小房间里挨饿
拉下窗帘
听古典音乐
我年轻,我如此年轻,这像体内有一把刀一样
伤害着我
因为我别无选择,只有尽可能久地
躲藏——
不是自怜,而是为我有限的机会而沮丧:
试着与人沟通的机会。

只有那些老作曲家——莫扎特,巴赫,贝多芬,
勃拉姆斯对我说话,
而他们已经死了。

最后,被饥饿吞噬的我
到街上应聘低薪的
单调的
工作
桌子后面的陌生人为我面试
没有眼睛的人,没有面孔的人
他们将拿走我的时间
打乱它
弄脏它。

现在我为编辑和读者以及评论家们
工作

但是依然游荡,喝着
莫扎特,巴赫,勃拉姆斯以及
贝多芬
有些好伙伴
有些人
有时候让我们能继续孤独下去的
只有死者
他们使围住我们的墙
喋喋不休。


青鸟

我的心里有一只青鸟
他想飞出来
但我对他非常粗暴
我说,待在那里,我不会
让任何人看到



记忆中的微笑

我们养了一些金鱼,它们在水里游来游去。
放鱼缸的桌子旁,是可以看风景的窗户,
厚厚的窗帘垂下来。
我的母亲永远微笑着,她希望我们全都
幸福,她对我说,“开心点儿,亨利!”
她是对的:在能开心的时候保持开心,总是一件
好事。
但是我的父亲继续打她和我,每周都要来那么几次,
只要
怒火在他六英尺二英寸的身体内燃烧,在
他不了解是什么从他的内部袭击他的时候。

我的母亲,可怜的鱼,
她希望能幸福;尽管每周都挨两三次打,
却要我高兴:“亨利,笑一笑!
你为什么从来不笑?”

接着,她就会微笑,让我看清应该怎么笑。那是我见过的
最悲伤的笑。

有一天,金鱼死了,五个都死了。
它们漂在水面上,侧着身子,它们的
眼睛依然睁着。
父亲回来后,把它们扔给了厨房里的
猫。我们就这么看着,而母亲
微笑着。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