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邹波:去牧人街夜校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25  

邹波:去牧人街夜校




忽然,黎明穿上了
黄昏的金拖鞋
大湖的落日隐没身侧
替孤儿奔波着鬼魂
忽然平和了
树的汁液还冻着
白色深槽里走着中国学生
母亲稳稳缺席
寄生者就是经纪本人
我思忖,怎样自愿地沉默
总的说来是一种害羞
这里没有方向
没有道路,战争,没有大地般一层敌人
走出中国,就开始写不必要的诗?
街角打孩子的转
一天大雨雪又彻底迷惑了乞讨与募款的界限
思忖在家庭旅馆出卖隐私一年
人与环境的关系,惰性对么
也思忖
十二层公寓的浓雾带、
星辰,为我一变,个个遥远的黎明、
散落的爱抚
当迂腐到
要在两个音节之间
建立辅助的图像
会说话的房子也不多
从旁轻轻擦过
疼痛在里,起皱的墙纸、猫灯在夹窗照耀
但相信光明的蛛丝马迹
依旧相信“每个人生是悲剧”
我又思忖什么是抒情诗
孩子梦话里说的where,和who
来自小城的富翁还在犹豫
是否回国——伸开四肢的沙漏
我开始思考……花一样盛开的标准
越幼小,英语越圆滑
越成熟,幼小得越狼狈,甚是可悲
开始……夜晚踢着冰块去上学
往往止步不前
等一所疯得溢出来的房子
却不让你背上天堂的重负
幻想的诗歌传来
木头和袜子的臭味
会否碰见,另一个弗罗斯特
告诉我,你就是一片树林,将足够神秘
哪怕没有内心,也要变神秘
不但,被接纳
还吸引人们走进来,吐纳、
亲热地说一声不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