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木朵:子夏的释忧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23  

木朵:子夏的释忧




我的儿子将来兴许会问
他那个时代的贤人:
别人都有兄弟,单单我没有。
他会感到阵阵恐惧,不仅是
他值守病房连日,独木难支,
而且,他绝对地感受不到手足之情。
那时,他会向病榻上垂垂老矣的
父亲抱怨,为何第二年不再生育?
唉,到那时,我不见得健谈,
又能多说什么?说什么又比得上
子夏对司马牛的排忧解难*。
我不知道是什么阻力让我的儿子
仍不能向另一个非血缘的兄弟
推心置腹。我凭什么说动他
四海之内皆兄弟。我已病入膏肓,
还能口占一首诗,我相信到那时
仍算一位强劲诗人。他正在跟
查房的医生谈论下一个治疗方案。
他拍着医生的肩膀,近乎乞求,
肯定涉及那生死之交的秘密。
从我的角度看,那多像一对兄弟。


*《论语·颜渊篇》:司马牛忧曰:“人皆有兄弟,我独亡。”子夏曰:“商闻之矣: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