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一行:伦理学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21  

一行:伦理学




他们把诗写得精致、微妙。
他们说,这是诗人的使命。
精妙,而非优美,使他们
避免了感伤,避免了文学中
通常的疾病。但精妙未必
就是准确。它常常停留于
语言内部,像灯笼焰芯
只照亮一小块温润的纸。
在黑暗中,它多么孱弱……
我总感到,语言越是精妙
就越背叛我们:我们的
屈辱,我们阴沟般的处境。
谁能说出自身的肮脏?谁能
用语言照见自己的卑劣
和不义,与之相称或匹配?
有时,他们也在谈论着世风,
谈论德性的衰微、败坏,
以一种富于礼仪感的声调。
噢,那几乎都是别人的败坏。
语言永远披着洁净的白衣,
从不进入到阴沟之中——这样
就能始终保持优雅的风度。
更多的时候,他们欣赏着
自己高贵的灵魂,欣赏着
诗句中潜藏的秩序和端正……
我承认,我羡慕他们,但我
从未获得从阴沟中上岸的机会。
我低俗的灵魂,不知高贵
为何物,只是经常被痛感困扰。
然而,有痛感就足够了吗?
对于世界和人性的复杂,痛
也未必能使语言捕捉到真相。
我梦想着一种从血污中
诞生的诗,它并非婴孩或赤子,
而是一个经历了战争的成年人,
在愤怒中保持着冷静、理智,
在悲伤中仍有力量和尊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