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一行:反巴什拉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21  

一行:反巴什拉




地窖中都是老鼠。
阁楼的抽屉无法打开。
一把锁,将井盖锁住,井水
不再能进入日常的口腔。
于是我们离家,朝别的宇宙运动:
从阴影来到集市中不起眼的角落。
我们将贝壳当成钱币,来买
秋风中晃动的鸟巢,以及鸟巢里
即将摔碎的蛋。蛋内部的球体
可以煎成一张薄饼,再切成方形的平面。
于是内部就翻转为外部,而天圆
也在刀刃的切割中化为地方。
我们的内心是逼仄的,因为我们只爱
一切圆得像钱币或贝壳的事物。
对圆来说,方是一种罪恶,
也许是必要的罪恶,如同在国中
人员突然变成了玉。噢,在古代
是变成了隐藏起土的域。国的地方
本是四方,框定了一些人员,把地域
转化为地狱。战争,破除并塑造着
国的边界,把一个人的内脏和血管
暴露在表面。这是空间的政治,它反对
一切诗意,一切存在的原初幸福。
它让死来统治我们,让我们变成国中
那个可有可无的、用来装饰王的小点……
只要王在,家的屋顶下就只有待宰的猪,
而地窖中将永远充满老鼠。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