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一行:对一本讨论时间的书中某一节的摘录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24  

一行:对一本讨论时间的书中某一节的摘录




这本书多么艰深:它的每句话
都唤起我们对思想的敬畏。
好多次,我都只能读其中十页,
然后就累了,困倦了,想要
出门或透过窗户看风景。
    “一只鸟
刚刚飞过充满阳光的花园。”
今天,令人惊奇地,我在书中
看到了这样的句子,似乎哲人
也在和我一起朝窗外观看。
下一个瞬间,“鸟的位置变化了,
它飞走了。”——我知道,这是比喻
“现在的整个内容,都坠入到
过去之中”。而我确实能听到
鸟的振翅在耳中形成的余音,
“在鸟继续飞的同时,这个余音的
每个相位都在减弱。”——就好像
河流中那些消失的水波。
我似乎正随这只鸟飞到河面,
用鸟瞳观看逝水:“我究竟
从哪儿知道这条构造着的河流?”
疑问引导着晦涩的波纹,流入
另一个比喻:“就像这提琴声,
这个声音一显现就具有延续……
在一个旋律那里,我们可以
使一个瞬间停滞,并在其中发现
过去声音的回忆。”噢,时间
在这儿被比作音乐,从自然转入
人工物的世界,又从音乐更换为
绘画的场景:“我刚刚听到
一个长长的哨声。它就像是
拉长的线条。”绘画的动作
徐徐进行。“在每个瞬间
我都停住,并且这线条
由此出发而拉长。”多么奇异,
我读了十页,记住的只是这些——
只是飞鸟、河流、提琴声和线条,
似乎在读的并非哲学,而是
一首美妙的诗。往回翻,我发现
这一节的名称:“对绝对河流的把握”。
这是否意味着,为了理解一条河,
需要通过飞鸟之眼,通过提琴
对流水的模拟,通过线条画出的
河的形状?或者,与柏拉图所说相反,
哲人和诗人一样,需要摹仿一切?
……我的阅读在这里中断,
受到来自严格科学的警告:
流动是表象,那绝对的河流
并不在时间之中。“在原初的
河流里没有任何延续”,可我的思想
仍在行进,“像暴风雨、像流星运动”。


*诗中的引文皆出自胡塞尔《内时间意识现象学》,倪梁康译,商务印书馆,2009年,第147—151页。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