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一行:此刻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24  

一行:此刻




此刻是宽的。它向四面八方延展。
或者不如说,它从四面八方
向这儿、这个点收缩。此刻是这个房间,
是房中的书、柜子、抽屉,抽屉里的笔记
和纸屑;此刻是窗外,与我正对的群山,
群山之上的乌云、天空,天空背后的
视域的深井……此刻从一口无边的井中
升起,像一只汲水的小桶,越过天空、乌云、群山
被一只飞近的鸟用翼驼着,降落在我的窗前
并将时间之水泼洒到房中的每一事物上。
此刻,是世界向我聚拢,是一朵花从开放的刹那
获得的结果之力;是全部未知与过去
在我身上相撞,炸开了一个名为“这里”的
空无的空间。我们每个人都是爆炸的遗留物,
甚至就是无处不在的爆炸本身,深深的弹坑……
此刻是你。是我朝向你抛出思念之线的姿势。
在你与我之间,此刻像海洋一样广大,将我们
像两艘小船那样浮起。我们会在某个地点相遇,
但不是此刻,因为我们的命运取决于此刻之中
包含的那些隐秘的洋流和季风。我深知
此刻是我的、我们的命运。从童年起,我们就
渴望着穿越时间,去抓住不可见的未来;
但我们真正抓住的,是未来之云在此刻的投影。
而对幻影的捕捉决定了我们是谁,决定了
谁在黑暗中和我们说话——我们真正的自己。
通过虚构、想象,我们发现了自身,也发现
此刻只是一种虚构和想象。它是抵达真实的
唯一路径,却是被众多虚构掩盖、隐藏的路径。
四面八方都是道路,从远方到近处,从原子核
到细胞的DNA深处。而此刻,是路与路的区分:
我困于房间说明我并不是房间。此刻是相异,是世界
与我之间必然的隔离。但它也是相同:我困于房间
即是树困于远山,被书与知识牵绊即是飞蝇被蛛网
牵绊。不仅是同时、同构,而就是同一此刻的展开,
就像生与死在我之中,以完全相同的方式行进——
此刻是生中之死,是行进中的静止。我们将此刻
像永恒之弦那样拨响,而我们听到的只是
时间山谷中传来的回声。此刻是回声,是声音
准确找到的回归的路径。我们沿着这条路
到达所有的道路,到达所有道路的起点:
通过此刻,我抵达我自己。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