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谢默斯·希尼:诗三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13  

谢默斯·希尼:诗三首

黄灿然



晚安*

门闩拔开,一窝锋利的光
剖开了庭院。从那个矮门出来
他们弓身进入如蜜的走廊,
然后直接穿过那道黑暗之墙。
 
水坑、鹅卵石、门边框和门阶
稳稳置于一堵光亮中。
直到她再次超越她的影子跨步进来
并取消她背后的一切事物。

*黑暗中的观察者,他从远处密切注视动静。舞台上两名演员,很快就可以断定是父母,他们为希尼在摩斯巴恩的家族农场提供爱和安全。(法贝特)


一杯水*

她曾经每天早晨来打水,
像一个丑老太婆蹒跚在田野上:
水泵高声的咳嗽,水桶的当啷声
和水满时缓慢的渐弱
宣布她来了。我回想起
她灰色的围裙,盈满的水桶
那遍布凹痕的白瓷釉,还有她声音
那高昂的嘎吱响,像水泵柄。
夜里一轮满月升起,越过她的三角墙,
又穿过她的窗口落回来,没入
摆在桌面上的水里。
我又在那里舀水喝,做到
忠实于她杯上的训诫,那句
正从唇边消失的“勿忘施与者”。

*这个老妇是“一位邻居,叫作安妮·德夫林”。(希尼《踏脚石》)
希尼后来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在诗中,她变得有点像缪斯,把诗歌之杯递给那个害羞的孩子。”



颚音缪斯*

夏末,午夜
我闻到白天的热气:
在我那俯视酒店停车场的窗口
我呼吸着来自湖上的浑浊夜风,
望着一群年轻人离开迪斯科舞厅。
 
他们的声音升起,嘶哑而令人安慰,
如同那天晚上饲养的丁鱥在薄暮时分
搅起的油污泡沫——黏糊糊的丁鱥
曾被称为“医生鱼”,因为据说
接触它的黏液,鱼的伤口就会愈合。
 
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姑娘
在几辆汽车间被人献殷勤:
当她的声音奔涌溅泼成欢笑
我感到自己像一条身上长满疮痂的老狗鱼
渴望游泳去接触温唇柔嘴的生命。

*颚音是爱尔兰语言的特质之一。“颚音缪斯”代表本土盖尔人的缪斯,据说本土盖尔人讲话带有温柔的颚音腔。诗中这群青年男女带颚音的言谈,尤其是那女子的笑声,代表着生命的缪斯,活泼的缪斯。(弗林)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