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威廉·伯特勒·叶芝:搏斗海浪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01  

威廉·伯特勒·叶芝:搏斗海浪

徐登峰



    给希尔多·梵·克洛普


剧中人物:
三位乐师
库丘林
库丘林之魂
库丘林之身
艾美尔
安妮·茵古芭
女精灵


序曲

  乐师和演员站在舞台外。一幅带有海浪图纹的帷幕。一个戴着库丘林面具的男人拿着剑和盾,从一侧入场。他跳一支象征一个男人搏斗海浪的舞,海浪可用其他舞者来扮演。在狂乱中,他把海浪幻觉成他的敌人:他逐渐沉没如同被战胜,眼睛僵木地瞪视着远处某个幻觉的东西。舞台变暗,当灯光恢复时舞台变空。乐师们入场,两个人站在帷幕一边,另一人站在另一边,唱。


乐师甲
一个女人的美就像一只
脆弱的白鸟,像一只白海鸟
在暴风雨夜后的破晓
孤恃于翻犁之地的两条沟隙。
一次急骤的暴风雨把它扔到
翻犁之地上黑暗的沟隙。
多少个世纪逝去
那伏案的心灵
在测算的辛劳里
超越鼹鼠或鹰
超越听或视
或阿基米德的猜想,
攀升至
那美的生灵?

一件奇异、无用的东西,
一枚脆弱、精美、苍白的贝壳,
天亮前那阔大、汹涌的波浪    
把它带到哗响的沙滩上。
天亮前暴风雨来临
又急剧沉入黑暗。
何种死亡?何种惩罚?
何种无人能解开的捆缚,
在头脑的迷宫里
被构思着,
何种追逐或逃离,
何种创伤,何种血腥的逼迫
硬卷进
这美的生灵?

【当帷幕拉开,乐师们靠墙站立。能看见一张带帘的床:躺在床上的男人是库丘林,但这角色由另外的一位演员扮演,他戴着一副与舞者面具相似的——库丘林面具。艾美尔站在床边。库丘林之魂蹲伏在床脚附近。】

乐师甲【说】:
在你们的眼前,我召唤一所穷渔夫的房子,被炊烟熏黑,檐椽上挂着渔网,一根桨随意搁放着,在中央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似死去或昏迷的男人。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库丘林,一个最擅使用各种武器的男人,一个最擅俘获女人爱情的男人。他的妻子艾美尔王后在他的身边;没有随从,因为她把其他人都打发出去了;但在门外有个人站着、踌躇着,想走进房间又不敢;这个人就是年轻的安妮·茵古芭 ,库丘林的情人。在她的远处,透过敞开的门,是汹涌的大海。在床脚的那边,库丘林之魂穿着寿衣跪伏。

乐师甲【唱】:
白的贝壳!白的翼翅!
我不会为我的朋友挑
一件脆弱、无用、漂着、梦着的东西,
但却知道
海水无涯际
而风在吹击。

艾美尔
来这儿,来坐在床边;不要害怕,是我在召唤你。

安妮·茵古芭
不,夫人,坐那儿我就对您严重失礼了。

艾美尔
在这世界所有人中,唯独我俩有权一起在这里照看,因为我俩爱他最深。

安妮·茵古芭【近前】:
他死了?

艾美尔
那些渔夫认为他死了,正是他们把寿衣穿在他身上。

安妮·茵古芭【探他的身体】:
他是冰凉的。他的嘴上没有气息。

艾美尔
那些赢得诸神可怕友谊的人,有时会像死了一样躺很久。

安妮·茵古芭
我听过这类事。心脏停止跳动了,但后来他们又活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艾美尔
他跟一个不识是谁的人搏斗,并杀了他;过后才发现他杀的竟是自己的儿子。

安妮·茵古芭
你和他的儿子?

艾美尔
这就是你的第一个念头!他和我的儿子。【她笑。】你竟认为他只属于你和我吗?他在听到我们姓名之前就爱过其他女人,他把我俩都遗忘之后还会爱其他女人。他杀的那个人,是他跟某个很久前爱过的女人的儿子,我认为他爱她胜过爱你或我。

安妮·茵古芭
那是自然的,那时候他一定很年轻,他爱,就像你和我那样爱。

艾美尔
我认为他爱她的程度,是没有男人曾有过的,因为当他听到他杀的那个人的名字和他母亲的名字时,他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冲进海里,盾护在前,手握着剑,跟不死的大海搏斗。站在那里看搏斗的许多人,没一个敢阻拦他或哪怕喊他的名字;他们呆木地站着,像暴风雨中聚集的一群牲口;直到他的眼睛好像盯住某个新敌人,他不断趟向更深的海,海浪淹没了他。

安妮·茵古芭
他实在是死了,他是被海淹死的。

艾美尔
他没死。

安妮·茵古芭
他死了。你没去吻他的嘴唇,也没把头贴在他胸上。

艾美尔
这是他们搁在这儿的替身,某人或某物被施了魔法,变成他的外形。也许是一根海水冲泡的木头,也许是一个老妖怪。我想把它扔进火里,又不敢。他们把库丘林当了人质。

安妮·茵古芭
我听过这类偷换替身的故事。

艾美尔
你来之前,我一遍遍呼唤他的名字。我告诉他,梅芙女王和她所有康诺特战士纵横于北与东,除了他没有人能抗击他们,但他听不见我。我虽然是他的妻子,但男人厌倦妻子。如果你用他深爱的、甜蜜的声音呼唤他,他禁不住会听。

安妮·茵古芭
我只是他最新的情人,而最终他会回到爱他最久、为他撑持家业的女人那里,不论他在哪里或和谁出轨。

艾美尔
我的确怀有梦想,盼望有一天他和我能依偎在火炉边,如同我们初婚时。

安妮·茵古芭
像我这般的女人能激起男人一阵强烈的爱,但激情期一过,就会像破鸡蛋壳被扔到角落。库丘林,听!

艾美尔
不,不是现在。我必须先遮住他的脸,我必须让他避开大海。我必须把新柴扔进火里,把半燃的木柴挑旺。大海充满魔力,躺在床上的这个不明物体来自于大海,而所有魔法都惧怕炉火。
【她拉床帘,遮挡那个危死男人的脸——而那演员暗地里换了面具。她走到舞台的一侧,手动作着,好似在把木柴架在火堆上并将之挑出火焰。当她做这些动作时,乐师们演奏,用鼓和长笛来配合这些动作。做完这些,她站在虚幻的火旁,与库丘林和安妮·茵古芭保持一段距离。】
现在召唤库丘林吧。

安妮·茵古芭
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库丘林?

艾美尔
俯下身去,不管躺着的是什么东西。说些亲昵的秘密,就当它是库丘林本人。

安妮·茵古芭
库丘林,听!

艾美尔
这是胆怯的话。你畏缩,是因为他的妻子站在旁边。在最需要援助的时候,却证明他做了糟糕的选择。记住你是谁,他是谁,是我们两个女人在跟大海斗争。

安妮·茵古芭
啊,我的爱人!原谅我,原谅我在你如此需要援助的时候,我会难为情。我从没寄过信,我从没唤过你的名字,我几乎从没奢望过你的陪伴,但你知道并来了。记住到了这个时辰,你不要再沉默,我要让你说话;记住我总是令你健谈。如果不是你躺在这儿,如果那是某个陌生人或某物被施了魔法,变成你的外形,那么把它赶走,记住有人占用你的外形对你是一个巨大的侮辱。如果你躺在这儿,那么伸出你的手臂,说话,张开你的嘴唇,说话。

【她转向艾美尔。】他没在听我,声音传不到他那里,或者传到了但他无法说话。

艾美尔
那就吻这人形;这些事情大有奥妙,也许他的嘴唇会感受到你嘴唇对那人形的压触。我们不正是这样接近神灵的吗?

安妮·茵古芭【退缩】:
我感觉它是一个邪恶、魔鬼般的东西。

艾美尔
不,他的身体在苏动,你嘴唇的压触召唤了他。他已把僭居者甩出去了。

安妮·茵古芭【退得更远】:
看那手!那手干枯成骨头了。

艾美尔【走近床边】:
你是什么?你来干什么?从哪来的?

库丘林之身
我是来自大海的一个精灵。

艾美尔
什么来自大海的精灵,竟躺在库丘林的床上,并僭取他的形象?

库丘林之身
我叫布里克瑞,我是争端的制造者。

艾美尔
为何种目的而来?
【安妮·茵古芭退离。】

库丘林之身
我一露脸,他爱的一切就会逃避。

艾美尔
我没有逃避你的脸。

库丘林之身
你不是他所爱的人。

艾美尔
因此我不怕对视你的眼睛,并索要我的丈夫。

库丘林之身
他就在这儿,你和那个女人的哀哭令他陷入了一种幻境,没有我的援助你决不能赢回他。来我的左手边,我会触你的眼睛并给你视力。

艾美尔【看见库丘林之魂】:
夫君!夫君!

库丘林之身
他看起来很近,却又远不可及,如同中间横亘着一整个世界。我令你能看见他,我不能令他看见你。

艾美尔
库丘林!库丘林!

库丘林之身
静默,女士!他既不能看,也不能听。但以一个代价,我能把他交给你。【击钹等物。】听那里!听奔腾的大海之马!海神马南南的女儿,芳德,来了。她正驾着马车,那些马为她奔腾着。她要从你这儿夺走库丘林,把他永远夺走,但我是她的敌人,我能教你如何阻挠她。

艾美尔
芳德,马南南的女儿!

库丘林之身
如果你付出一个代价,当他仍在这儿时,你能留住他。一旦他回到马南南的宫邸,你就永远失去了他。爱上大海之女的人不会厌倦,大海之女也不会释放她的爱人。

艾美尔
没有什么代价是我不会支付的。

库丘林之身
你这么说,是因为心存希望:有一天他的爱会回归你,有一天你俩会拥坐火炉边,如同新婚。

艾美尔
这是我惟一的希望,惟一支撑我活下去的事情。

库丘林之身
弃绝它!他就会活过来。

艾美尔
不,绝不!

库丘林之身
你还有什么东西献贡?

艾美尔
为什么神灵要这样的献贡?

库丘林之身
神灵必须帮助那些生却如死的人。

艾美尔
不管什么神灵我都要得到他,我不会弃绝他的爱!

【精灵之女芳德,进门。艾美尔拔出一把短剑,动作似乎要刺她。】

库丘林之身【笑】:
你想用一把匕首伤害她!她有一个虚幻的、不受伤害的身体。记住,尽管你们的哀哭把他拉到这里,一旦他离开这海岸,一旦他跨过这苦海,一旦他抵达马南南的宫邸,他就会像神灵一样什么都不记起。

【精灵之女,芳德,在舞蹈中绕近蹲伏于舞台前部的库丘林之魂,他苏醒之际越舞越快。不时地,她把头发拂到他脸上,但并不去吻他。弦乐器、长笛和鼓为她伴奏。她的面具和衣服要呈黄金或青铜或黄铜、白银之状,如此她显得更像一个神灵而不是一个人。这种暗示可以在她的动作中重复。她的头发,也要保有这种金属暗示。舞蹈的目的是要唤醒库丘林跟随芳德往外走;他可能会索要一个吻,但吻会被抑住。】

库丘林之身
大声宣布你弃绝他的爱,大声宣布你永久弃绝他的爱。

【芳德和库丘林往外走。】

艾美尔
不,不,我绝不会作出那样的声明。

库丘林之身
蠢,蠢!我是芳德的宿敌。我是来告诉你怎样阻止她的,而你却什么也不干。趁着还有时间。听那车马,它们正踏上了海岸。它们狂野奔踏。她已经登上她的马车。库丘林还没到她身边。你要把他让给她吗?弃绝他的爱,她对他的所有魔力就会终止。

艾美尔
我弃绝库丘林的爱。我永久弃绝它。
【库丘林之身退回到床上。拉上或部分拉上床帘,让他可以换面具。安妮·茵古芭进来。】

安妮·茵古芭
库丘林,库丘林!想想我们最后那次相会。我们整夜躺在沙丘上;黎明来临,我们听着海岸上鸟的叫声。来我这儿,亲爱的。【床帘移动。】看,看!他回来了,他就在床上,他又有了他真正的形体。是我赢得了他。是我的爱把他带回生命中!

【床上的人从床帘里出来。他戴着库丘林的面具。】

艾美尔
库丘林苏醒了!

库丘林
你的怀抱呢,你的怀抱呢!啊,安妮•茵古芭,我去了一个怪异的地方,我害怕。


终曲

【乐师们相随而唱,拉拢海浪图案的帷幕,直到它遮蔽了床、库丘林、安妮·茵古芭和艾美尔。】

乐师甲
你的心为何如此搏动?
这很好懂,
在某人的住房
我遇见一尊孤独的雕像,
在那里踱步和走动,
因为我们谈论的一切
它奇异的心噗噗搏动;    
啊,最终那颗心静息了。

啊,众多悲情的坟墓
苦痛的报答!
我们虽然震惊,却也喑哑    
或仅发出一声叹息、一声碎语,
一声轻忽的碎语。
    
尽管关上门
一切显得挺美妙,
尽管世界宽广拴不住男人
当他注视你的时候
会把爱情给你,
但他爱最美好的,
他太人类的胸膛
会厌弃一尊雕像。

啊,众多悲情的坟墓
苦痛的报答!
我们虽然震惊,却也喑哑    
或仅发出一声叹息、一声碎语,
一声轻忽的碎语。

什么令你的心这样搏动?
难道没有男人在你身旁?
当美圆满
你的思想将会枯亡
而危险不会衰减;
黯淡于四分之三的月光,
当月轮圆满
众星就在视野中退隐。

啊,众多悲情的坟墓
苦痛的报答!
我们虽然震惊,却也喑哑    
或仅发出一声叹息、一声碎语,
一声轻忽的碎语。

【乐师返回他们的位置。精灵之女芳德进入,并跳一支表达她失去库丘林的绝望的舞。其他舞者可依旧扮演海浪。这支舞蹈名为“海浪中哀恸的芳德”,用以平衡开篇的舞蹈。这支舞蹈本质上象征着悲痛,正如占卜书中“水”之象征。当她作出最后的绝望姿势时,帷幕降落。】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