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张永渝:晨会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28  

张永渝:晨会




铁栅栏大门开小门
一早开发商就设定了
小区的北关
绿化砖上,两只麻雀跳撅撅
 
南走,体育器材区被划作
正北旱寨
两位太空漫步机上
立一个机敏的报幕员。

草地演武场上表演,是
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
好似运送短音符的小厮
“啾”;“啾”
 
旱柳,两幢楼间的聚义厅
“啾啾,唧唧”
“唧唧唧”
为排座次激烈地争论
南侧五楼上镐把尾部大小圆洞
(燃气式热水器废弃的排气管道)
探出总探声息头领之头壳
明显清脆了许多
倏地向聚义厅左手边
两种风格并存的白蜡飞去
灰褐色翅果和
挺脱的新叶之间
蹲一只发愣的头目
来自走报机密步军
知会一番。

连同外楼梯上的一只
一起飞向聚义厅右手后方的
紫丁香——
“啾啾啾、唧、唧”
“唧唧唧唧唧唧”
越来越稠密
像抛出去的丝绸又猛地卷了回来
 
“啪;啪”
老人在垃圾桶边敲打纸壳儿
并未影响它们的心情
“啾、唧,唧,啾啾啾”
“啾、唧;啾、唧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努力平衡派系力量
各山头代表;元老;富户;
军官;个体革命者。“苞米,
热乎”。“做纱窗”。
一整套收破烂的唤口也没有打断
这些乐享民主的头领
 
晨会还在继续。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