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木朵:不作为诗人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27  

木朵:不作为诗人




在外地旅行,辞家宴而赴
当地诗人们之约。
古风如此,家眷接受这一点。
诗人们客气周全,认可我
在诗歌评议方面是把好手,
也授予我居中恳谈的特权。
我小心把控他们谛听的进展。

一番谈论之后,器已成型,
正手足无措,溢于言表之时,
一位年轻诗人趋前寒暄几句。
并递来他写的一首诗
——待我建议/检疫似的——
实则检验我能否在口头评议
实践中胜出。看着他检验
我的机智却不能阻止这进度。

情急之下,我提及自己
早先写的一首诗,
并想从手机端查到这首诗
立即读给他听。诗半展着,
只待嘴唇完全打开它,

但他并不留心,不在乎
我写了怎样的诗。仍然递过来
他自己的更多作品。大兵压境,
我的诗才上眉梢,又下心头。

此后,井然有序的聚会流程
见证着主宾八面玲珑/绘声绘色,
而我的诗暗中哂笑,它最懂
我正在考虑着怎么撤退,
撤向我只是一个诗人作为的属地。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