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柏桦:柏林晨景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14  

柏桦:柏林晨景



 
  主啊,这些事的结局会是怎样呢?
  去吧,但以理,这些话已被封印……
    ——《旧约全书·但以理书》

 
那曾有的气味要等到八十七年后
某个五月的早晨才能被我精确嗅出
那死去的声音是活的,每分每秒
都来到我的耳畔,不停地讲述……
 
那司机扛着半边冻猪肉,弓身穿过
人行道,快步踏入屠夫红色的肉铺
看见这幕晨景的人,为什么不是我?
纳博科夫!这是韶华易逝的柏林啊
一个想说声“谢谢”的柏林,合上书
高兴之余,我想起旧约漆黑的开头……
 
 
注释一:本诗第二节,说的是纳博科夫一个清晨在柏林的观感。诗并非总是“忧伤的玫瑰”等待着诗人去发现,他能够从正在工作的人的平凡行为中见出美:“骑着三轮车的脏兮兮的面包店伙计啦,把邮筒清空的邮递员啦,甚至那个正在把牛肋肉卸下来的司机”:“但是也许最好看的是那些肉块,铬黄色,带粉红色斑块,一圈一圈的涡形图案,它们堆在卡车上,那个系着围裙、戴着皮帽、后沿披挂到脖子上的人正把每片肉块搭到背上,弓腰将它从人行道上搬到红色的肉铺里去。”(参见博伊德:《纳博科夫传:俄罗斯时期》,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第331页)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