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伊丽莎白·毕晓普:北哈芬——纪念罗伯特·洛威尔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11  

伊丽莎白·毕晓普:北哈芬——纪念罗伯特·洛威尔

丛文



我能看清纵帆船上的桅索;
在一英里外,数出
云杉上的新结出的球果。如此平静
暗淡的海湾穿着乳白色的毛皮:天空
除了一条梳理好的长马尾,没有云。

去夏以来,这里的岛屿没有挪动过,
虽然我想假装它们曾
——有些恍惚地,飘逸过,
微微向北,向南,或者向着侧面,
在海湾蓝色的疆域内,它们是自由的。

这个月,我们最欣喜于鲜花满园:
金凤花,红苜蓿,紫色豆荚,
山柳菊静静地燃烧,斑驳的雏菊和小米草,
还有芬香的蓬子菜上那耀眼的星星,
等等都回来,在草坪上欢乐地描绘。

金翅雀一类的鸟儿回来了,
还有白喉带鹀的五音调的鸣唱,
急急切切,满眼泪盈。
大自然复述着自己,或如此:
一遍,一遍,一遍;修改,修改,修改。

多年前,你告诉我在这里
(是1932年?)你第一次“发现了女孩”
并学会了航行,接吻。
你“如此开心,”你说,在那个经典的夏日。
(“开心”——似乎总让你怅然若失……)

你离开了北哈芬,缆绳锚着岩石,
漂浮在神秘的蓝色中……而此时——你已离去
永远地。你再也不能打乱,重编
你的诗句。(但雀鸟的鸣唱能。)
这些词句再也无法改动。忧伤的朋友,你无法改动。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