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于坚:在云南泸西县城遭遇送葬者的队伍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10  

于坚:在云南泸西县城遭遇送葬者的队伍




送葬的灵车穿过县城  有人死了  
人  一个庄严的名称  一种权利  
一个我  一幅肖像  一组记忆  一种
联系  微不足道的善意  此人曾在迷宫
为你指出正路  刹着拖鞋  握着酱油瓶
或者他曾经是祖父  或者她是女子  灼灼
其华  垂下手  躺在木棺中  殡仪组
抬着一乘轿子  看不见登基的是哪一位  
鼓手扬着槌  他谙熟庆典  昨天他迎囍  
今天他送葬  好邻居!  儿女   亲友  
本单位的跟在后面  哀歌响着  在炊烟中  
在蓝天下  像雪花弥散  避开这支队伍  
退到一旁  猛地抓住那些一向不在乎的手  
长辈们的手  爱侣的手  朋友们的手
小花园的手  小卖部的手  菜市场的手  
十字路口的手  火腿铺的手  小汽车的手  
寺庙的手  这个正午紧握着春光的  石榴树
之手  停下来  望着他们  像裹头巾的
阿拉伯人  骆驼般走过  花圈洁白  看不见
那位傲慢的无冕之王  他统治的是哪个王国?  
高高在上  不知道他或她的生世  不知道他
或她  是不是积德之辈  这件事情不会与我们
无关  老生常谈的仪式  唤起一种沉思  命令
所有人加入  放下一切做着的事  屠夫丢下了
砍刀  在肉案后面停下来  搓着手  点烟的
男子关掉打火机  停下来  踩着烟嘴  揉面的
厨娘停下来  晾开沾满面粉的掌  小孩子停
下来  没去救那个皮球  由它滚到阴沟里  
无人能置身事外  除了那条土狗  晃着根
轻飘飘的脏尾巴  低着头  横穿队伍  嗅一下
空气  忽然逃掉  我们这些旅游者停下来  
手机疯狂叫唤  无人接听  一生中我们
第一次愣住  注意着从不关心的事  仿佛
点名就要开始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