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红亚坪:看见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25  

红亚坪:看见




诗里不能用“啊”,这是诗的政治
诗中不能谈政治,这是诗的伦理
我这么想着,车正经过一片低矮的丘陵
它灰蒙蒙的,灰白中裹着炯炯发亮的雾淞
回到诗中来,它们是秘密的野兽
出灭在我的视线里。诗里面才有亮光
多么窒息,多么好笑,诗能让我们
加速奔跑么?经过城市、旷野、丘陵
回到传说里的隐僻之地,为什么要这样?
那隐僻的地址,是诗的美学,不可能抵达
在高速上,观察那光秃秃的树枝
有十二种观察方式么?诗让我们看见
保持一个人的视角用来看见
它们出现、静止、往后退然后消失
看见那团灰蒙蒙的灰白
比其他任何事物都要清晰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