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王家新:诗三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23  

王家新:诗三首




黎明五点钟
 
黎明五点钟,失眠人重又坐到桌前。
堆满的烟灰缸。与幽灵的彻夜交谈。楼道里
离别的脚步声。如果我有了视力,
那是因为我从一个悲痛之海里渐渐浮出。
第一班电车在一个世纪前就开过了,
鸟巢里仍充满尚未孵化的幽暗。
在黎明五点钟,只有劳改犯出门看到
天际透出的一抹苍白的蓝,
也有人挣扎了一夜(比如我的母亲),并最终
停止呼吸,在黎明五点钟,在这——
如同心电图一样抖颤的分界线。


飞越阿尔卑斯
 
从法兰克福到萨格勒布
飞机飞越阿尔卑斯
 
雪峰之寒
使大气清澈
 
一道道冰刃
似可划破机舱的肚子
 
但我仍想挨得更近些,我带着
一只盛雪的锡制杯子
 
然后是绵延的墨绿色山岭
冰川的旁注之诗
 
是变红变黄的杂树层林
是云彩下童话般的房子
 
一个孩子在我身上醒来
在冰与火中颤栗


灰,绿

    “绿啊我多么希望你绿”
       ——洛尔迦
 
 
四月初
恰好是在这雾霾天
街道的两侧都绿了
抬头看,灰蒙蒙的天
走近看,一棵棵银杏树在绽放新绿
像是某种演奏开始
(想想吧,纵然是杨柳的枝条
最先变得柔润)
而我走上街边的人行道
任这四月的灰与绿
合写着春天的序言
身边或迎面来的行人依旧匆匆
戴着或不戴口罩
而一支谣曲开始为我呜咽
灰啊灰,奥斯维辛的灰
庞培火山的灰
天津大爆炸的灰
策兰词语中的灰
心的灰
喉咙里的灰,年年冬天
那冲天巨炉为我们喷吐的灰
而绿啊绿,梦游人的绿
从灰暗中挣脱出的绿
太阳喝下的绿
前往火葬场路上涌现的绿 
你眼睛深处的绿
你口含橄榄枝叶的绿
我走着,我的灰和我一起走着
我的忠实的绿也和我一起走着
我走着,我走向灰,
而你走向绿
来吧,让我们一起来看
那从大海上飞溅的灰绿
从一只猫眼中变出的灰绿
红灯过后,那重又呼吸的绿……
我们的陈超:“转世的桃花五朵”
我们的洛尔迦:灰又绿
我们的季节,灰,灰
我们的誓言,绿,绿……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