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陈先发:居巢九章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16  

陈先发:居巢九章




 
  
从一到二的写作中我
挣扎太久了,
从零到一的写作还未到来。
世上任何一件东西,一片烂菜叶
一只废纸篓都足以
让我凝神。
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世界,
但这个世界是可悲的。
磨损,还余四座城门。
每日背着椅子和前一天剩下的我
慢慢,向前走着。那合乎自然的
丧失之美还未到来…… 
  
 
一枝黄花 
 
鸟鸣四起如乱石泉涌。
有的鸟鸣像丢失了什么。
听觉的、嗅觉的、触觉的、
味觉的鸟鸣在
我不同器官上
触碰着未知物。
花香透窗而入,以颗粒连接着颗粒的形式。
 
我看不见那些鸟,
但我触碰到那丢失。
射入窗帘的光线在
鸟鸣和
花香上搭建出钻石般多棱的通灵结构——
我闭着眼,觉得此生仍有望从
安静中抵达
绝对的安静,
并在那里完成世上最伟大的征服:
以词语,去说出
窗台上这
一枝黄花 
  
 
止息 
 
值得一记的是,
我高烧三日的灼热双眼
看见这一湖霜冻的芦苇:
一种更艰难的
单纯……
忍受,或貌似忍受。
疾病给我们超验的生活。
而自然,只有模糊而缄默的
本性。枯苇在翠鸟双腿后蹬
的重力中震动不已
这枯中的震颤
螺旋中的自噬
星星点点,永不能止息…… 
  
 
姥山岛 
 
登临者谁?积雪,
亭子,
琐事,
我们久坐。我们中不乏向着死冒险的人
 
湖面冻住:白色的消音器。
我听到一颗心在
洞穴中老蟾蜍,这生相奇异的
智者身上均匀跳动——
只有一个谁也无法说出
的、剧烈的新词,
才能让一颗心如此跳动
 
在山顶。朝白茫茫湖上
眺望:
一种死闪光。
一个形象毫无羁绊。
我们不是别的正是
老蟾蜍黑暗中的
一个梦?
一个词跳动。
一个词让我们都确认自己活着
并随口从律动的幻象尝到
生死之间,那奇特的粘性…… 
  
 
冬歌 
 
枯枝上压着雪
体制在释放深层的寂静
歌声因恐惧而有引力
我一个人在湖边走
跺着脚
我失败的心在土地的冻裂中获得满足 
  
 
感激 
 
这些枯树朽烂如泥
是在踏入真正的感激之中
而我,一个白发初生的婴儿
还未懂得感激之美
数十年来耻辱和
绝望在我身上
都没有到达顶点
一树花叶远未到绽放之时 
  
 
在码头 
 
一条红尾青鳍的鱼烤熟:
约六分钟。祖孙二人在
甲板上吃掉她:
不足三分钟。
头骨和眼珠被吐回湖中,
瞬间从争食的鱼群消失
 
在码头,此岸和
彼岸完成了交接。
为蓝藻所侵的大片湖水,
呆滞的铁锈味——
沿着船舷,更多眼珠回到湖中。
这些年我找不到一条路
避开父亲们的白骨,
他们光着身子,
赤着脚……
四周挤满了懵懂、快乐得几近
全身透明的披鳞少年 
  
 
呼吸 
 
鸟鸣和任何事物碰撞都透着
一点醒悟。词语往往没有这样的幸运,
傍晚写一首诗,
在一些词中窒息。
放下笔,到湖边翻涌的荒草味中
走一走。极度负重让湖水清澈。
——但,极度不是尺度,
只是情绪。情绪正以晚霞的形式倾泄……
偶尔,银白鳞光划破湖面令鱼的
形象瞬间解体。而鸟鸣下沉,它
和鱼跃出的光影,构成美妙的对称——
鸟鸣与鸟鸣之间,嵌着不规则的
块状寂静。我在冷风环绕枯枝的
漩涡中遭遇意识的断崖——捕得
一些新事物的撞击。我们,和
世界在词语中的对峙,黑黢黢的,
仿佛我们极少地活在大自然中,
更多时刻只在身体狭小的
囚室中,艰难地呼吸…… 
  
 
再均衡 
 
在众多思想中我偏爱荒郊之色。
在所有技法中,我需要一把
镂虚空的小刀——
被深冬剥光的树木,
行走在亡者之间。
草叶、轻霜上有鞭痕。
世界充溢着纯粹的他者的寂静。
我越来越有耐心面对
年轻时感到恐惧的事情。
凝视湖水:一个冷而硬的概念。
在不知何来的重力、不知何往的
浮力之间,我静卧如断线后再获均衡的氢气球。
 
 
(此章赠予巢湖六诗人:孙启放、刘康凯、萧然、方二妹、孤城、秦学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