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柏桦:乒乓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9  

柏桦:乒乓

 


那小儿麻痹症患者(从小到大歪起屁股走)
穿上华达呢西服,与来自邮局分拣科的父亲
攀登!峨嵋山深夜临窗月夜下的树木看上去
真像一些土星上奇异的生物呀,他看疯了……
 
六十七年后,在巴黎拉丁区一条无人小巷
他回忆了1926年深秋这一幕,在峨嵋山巅,
年仅十三岁的我怎么会突然满含愤怒的眼泪
抱紧三十五岁软弱的父亲。为什么,世界!
 
爱自己的人会觉得屋里的电扇也是多余的。
“我还会活多少年?”爱自己的人总爱想……
是的,达州!有两个人,我认得,都写诗;
一个叫朱黑暗,一个叫朱光明。什么意思?
 
桤木花源源不绝的温柔脱粒只在西班牙吗?
乒乓是一项运动,但更像是一种中国疗法。
 
 
注释一:“桤木花源源不绝的温柔脱粒”,参见王家新著《翻译的辨认》,东方出版中心,2017,第318页。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