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聂广友:古典集:盈港东路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5  

聂广友:古典集:盈港东路




车子上了坡,过了那些中午在
路边饭店聚餐的人——他们的车辆
——那些人真多,他们穿过镇邑
——的中午,在这里聚会?
上了坡,路面清新起来,了无挂碍地
向前疾驶——轻疾,驶入它们——
它们自己的地盘,局面明亮起来,
它们还没有的工作——正式营运起来,
它们知道自己的处境,有些骄傲,
又有些期待——在担忧,不!是期许
——自己的事,还有些兴奋,那些
在坡下岸边聚餐的人,不知道这里的
事,但是这里  决定了它们(的存在),
那里的碧树依附着屋宇、店铺,
灰白的屋瓦在正午裸敞着……

路向前延伸,我要描述的这条路
由三部分组成,从东向西,从明珠路
上坡后往徐盈路方向,对面则相反,
从徐盈路开始这段路程,向东往
城市中心连接过去,中间隔着的路栅,
像个造型艺术结构,“弓”字型结构
卧爬着,向前,直接安放在黑色柏油上,
花盆就错落放在它白色内部的
拱起和凹落上,也显得较干净整洁。
当初,第一次经过这里,南边的
别墅群还在装修,或还在卖,联排
别墅群的外围设计成了连排别墅商
铺群,从它厢房的末端正面
开出门来,它的长方形正面的耸起——
肩胛直接朝向外面,裸露在柏油
路面的空气里,它的质朴的外立面
大理石(或毛石)——青褐色——
裸露着,像是成了它(这栋房子)的
主体,诸多的厢房肩背这样连着,
像码着过去,在它们的直线的埠上
形成了一个小广场。有的商铺已开张,
挂着红纸字,给整个广场带来了喜庆,
埠前已植上了树,绿意婆娑,
但在皑皑厢房裸露肩胛连接在一起的
连排别墅商铺群前成了陪衬、装饰,
使得别墅商铺群更具规模了。
从路上经过时,看到这别墅群有
店面开着,打着铭牌,不声不响地
呈现出新气象,有新人在这里出现,
带着新的标准,更新着欢欣,你认出它,
有你的故人面目,它则敞开着,欢迎
你的走入,连排别墅广场在埠前,
连同埠、栏,微红、简朴,发出
质朴新鲜的光辉,张开着,像是从
新鲜柔嫩的世界(世纪)里长出,
又像是从古老年头里,生出,醒来,
带着远古时代的质朴简洁的模型。

从徐盈路向东经过这边的一段
连排别墅商铺,从中午骤然经过,
它的灰白,从灰白里升腾出的凝固的
白日,它的质朴,它的白日里的喜庆,
新生的店铺围绕的光辉又变得新鲜、
苍翠。这日,时辰尚早,白日里又
忙完了他沉缅的对园圃的加冕,他又
恢复了他曾担心遗失了的权杖,
时辰和白日之镜(城和树林)又回到
了他的手中。当驶到连排别墅商铺群
一半时,道路的开阔变得朦胧起来,
像是一种因寖润而生出的沉醉,来到了
这样一个晌午,像是第一次到达时的
茫然的欣喜里,在它的茫然里,
可以无穷无尽走入,它氤氲着充满,
在一种流连中可以重新走入,
晌午又生出它的邀请,从路的中间
开出一个路口(从“弓”型栏栅中),
可以在这里依依地掉头或是新的走入,
这是一个大门的广场,正对着路口,
正面别墅区的大门(广场)正对着
路对面连排别墅商铺群的中间。
这里的时辰更新,包括对面商铺群的
存在都受它控制,出自于它,应该是
同一个开发商,它们已初具雏型,慢慢
小心地展开它们的时辰,这里才初具
模型,从他们正对着的口子可以看出
它们的相连,那边气氛陷入沉醉时,
就能感觉到的它的广大、无限,就是它。
从明珠路上了坡,过了那些饭店,
经过它的门口(广场)时,就可以
感觉这点,从明珠路过来,或是从
这个中途的口子重新进入,都能清楚
地看到它的样貌。

这边的天空更开阔,它的亮光连接着
对面的连体别墅商铺群,(这边)还在
建设进行中,但是一些扫尾的工作,
别墅群已全敞露出来了,装饰一新
(仍在进行中),已经可以进入,
或从其中出来,迈过它新鲜的路径,
经过那些阶埠,从路门口进来,
中间放一个欢迎的牌子,置在地上,
告诉观者它的工事,坦然置放着,
先让对过的连体别墅群展露出来,
小心展露它们的身体、惊喜,
自然就看到它的在这里的工事,因为
忙于它的计划,自然露出它的地,
它在其上的行迹,看到盈港东路这片
场域,在白日里伫立起。从明珠路
过来,汽车上了坡,进入,寖于其中,
也开过门口的广场,看到门内的道路、
屋顶、桥拱,时近年关,在漠漠寒烟中
露出它整体的一部分,有匝道口,缓坡,
慢慢地导入前来欢欣的人们,又在
年关的白日表呈出它漠漠的拱道、关口,
整个别墅区像是在路埠阶下,像是
可以迈过阶埠(新文的阶埠),就可以
走入新地方,进入到私家的安全的领地、
时辰,那里也有陌生而专注的人们。

从连排别墅商铺那边,经过路中间的
口子重新进入,已是午后,白日在
这条街道、这片场域的存在已驻下来,
从其中出来,它的广场、圆型埠沿,
及其中的店、面馆,新鲜入驻,就餐,
在它的气氛中稍驻片刻,居住片刻,
从其中出来,从它,可通向哪里?
和徐盈路连着,它的西边的郊原和
这个场域连着,和它的还在建设
(拓展的迹象)连着,徐盈路自南
向北,经过它自己的“路过”,过了
盈港东路后继续向东延伸,布满新
风尘的大道,向它的拓展、机遇
(比如能接上一个必然的架桥或是
新引道的口子),向它的未知、午后,
赶过去,盈港东路的存在连接到它,
从连排别墅商铺群中间的口子折过来,
经过别墅区门前的广场(知道它在身边),
从它的生机里,从它的休憩里,可以
迈出去,不一样的出发地,仍带着
场域的欢欣,满足,去到其它的世界,
其它的世界包含了这片场域,去到
包含了这片场域的其它世界,即这世界,
他的世界,他的正午,他的午后,
车子在盈港东路、徐盈路口,徐盈路的
延势奔驰着,他在它的边上,就像来时,
被带进来时的它的浑沌、明亮、天成,
他同样很自然、饱满地,继续驶入它
白日的深处。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