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4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马永波



好人无形
 
几个世纪他过着贫困的生活。
只有上帝是他惟一的雅致之物。
 
过了一代又一代,他变得
强壮而自由,变得更好了。
 
他度过了每一生,因为,如果过得糟,
他就说下一生可能会好。
 
美好的一生终于来到,香甜的睡眠,鲜艳的水果,
还有拉撒路把他出卖,
 
人们杀害了他,给他插上羽毛
羞辱他。警告他,把酸酒和他一起
 
放在坟墓里,给他一本空白的书读;
并在上面竖起一个锯齿状的牌子,
 
至于他死亡的碑文,则写着,
“好人无形”,仿佛他们知道这点。 
 

红蕨
 
大叶子的白昼迅速生长,
在这个熟悉的地点展开
它陌生而执拗的蕨类,
拥拥挤挤,红色叠着红色。
 
在云端有双倍的这种蕨类,
比不上父亲的火焰稳固,
却浸透了父亲的特性
反光、嫩枝和模仿的细微之处
 
少许的薄雾,悬垂的附属物,生长
超出了与父亲枝干的关联:
炫目,膨胀,明亮至极的核心,
猛烈燃烧的父亲之火……
 
婴孩,在生命中谈说你所看见的
便足够了。但要等待
直到景象唤醒困乏的眼睛
并洞察万物有形的困境。 
 

猫群覆盖的群山
 
海里满是大群的鱼,树林
惟独让一颗种子疯长,俄罗斯的火车站
有一模一样的斯大林雕像
迎迓同一个旅客,古树
存在于它球果的核心,红色摹本
穿过相关的树木壮丽飞行,
村里的白房子,黑衣的领圣餐者——
这目录过于宽泛。
 
关于无能的个性
反倒要算上,被遗弃的人,没有权力意志
而且无能,如同想象寻求
繁殖想象,或是像
战争的奇迹催生和平的奇迹。
 
弗洛伊德的眼睛是潜力的显微镜。
如果走运,他灰色的幽灵就会沉思
所有无能死者的鬼魂,清晰可见,
并很快就能明白,没有了肉体,
他们果真不是他们过去的自己。 
 

一个乡村修女
 
终于,在她年寿的最后一年,
她争取到了目前的这个福音,
她说诗歌与赞美是一回事。
 
她使用了这样的证明:
如果我遵从这个法则生活
我就是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运动中,
 
其中一切都将变成早晨,夏天,英雄,
那个狂喜的女人,幽静的夜晚,
那个受苦的男人,安逸地休憩,
 
他的身体中没有嫉妒之苦,
在心灵中,顺利转化的风
就像一个完整的生命或人类的宇宙。
 
另外还有一个证明,其中
这两者严格的相似性构成了对比:
它们的关键仅在于各自的信念。 
  
 
巨大的红衣人读书
 
有一些幽灵返回大地,倾听他的话语,
当他坐着,大声地,读这巨大的蓝色书板。
它们来自曾经寄予厚望的群星的荒野。
 
有一些幽灵返回,倾听他朗读生活之诗,
有关炉子上的锅,桌子上的壶,以及中间的郁金香。
它们将哭泣着赤足走进真实,
 
它们将哭泣并感到幸福,在寒霜中颤抖
叫喊着再次感受它,用手指快速抚过树叶
迎着锋利盘绕的荆棘,甚至抓住丑陋的东西
 
大声欢笑,当他坐着,从这紫色的书板,
朗读存在的轮廓与表达,及其法则的音节:
诗,诗,那些字符,预言的句子,
 
从那些耳朵,那些微弱的,耗尽的心灵中,
获取色彩,获取事物的形状和尺寸
替它们言说感情,它们所缺乏的那种东西。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