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阿峰: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1  

阿峰:诗四首




至少有夜黑

夜黑。
灯影幢幢。
不可知的事物
正在增加。
试着不约束
空气中飘浮的
各种味道。
道路两旁的灌木,
刚被修葺。
它们部分的死,
还是新的。
但被活着分享或遗忘。
这是我与它们
的不同之处。
迎风流泪的不单单
是人类。
还有这些
被凝固的黑。


前因

忧郁是该被冷冻的。
我和冰。
不可调和。
在四五月的新河广场,
面对许多气球。
充满气的
那一只。
该命名为欲望号。
随手一松,
好像你也会飞岀去。
必须怀念
一首诗。
或一个瞬间。
而且是我们
的确曾经忘记过的。
那样彼此
都会很轻松。
像雨后又洗了桑拿。
风因为吹着我们
才能称之为风。


极限的

仅仅肉体消失。
那还不是真的死。

但一条河没有水,
就是真的干涸。

你要努力,
活成一条鱼的模样。

或者把一个词揣着,
等它发芽。

语言的极限。
在于雪落无声。

那么请白鸽子,
在幽暗又静寂中停止飞翔。

虚空让新河再次涌动。
我的回应是一座桥,红色的。


写生

在公园里写生。
不得不
剔除那些时常闯入
的游人。
灰暗和明亮,
一定比例的兄弟。
似乎是看得见的荷叶
与看不见的藕。
这些显得
很安静。
又巧合得像
常常被画好的
永不言败的荷花的
某个瞬间。
但也没有让我停下。
我缓缓地
走出了那幅画。
仅有一次。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