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7-12-23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马永波



婴儿宫
 
不信者走在月光照亮的地方,
钉着六翼天使的众门之外,
探究着墙壁上的月斑。
 
黄光摇晃着穿过寂静的建筑表面,
或是坐在尖塔上旋转不停,
当他想象着嗡嗡声和睡眠。
 
散步者在月光照亮之处独行,
每一扇假窗都在妨碍
他的孤独和他头脑中的一切:
 
如果婴儿们来到一间微光闪耀的房间,
被羽翼初丰的梦聚拢在一起,
那是因为夜晚把他们裹在自己的皱褶中。
 
夜晚没有把他裹在自己黑暗的思想里
黑色群鸟攀升的翅膀回旋,
对孤独实施严酷的折磨。
 
散步者在月光中独行,
在他心中冰冷地躺着他的不信。
他的宽边帽低低地压在他双眼上方。 
  
 
诗是一种毁灭的力量
 
那就是悲惨,
心里什么都没有。
或者有或者虚无。
 
这关乎在他胸中,
拥有一头狮子,一头公牛。
去感觉它在那里呼吸。
 
心脏,矮壮的狗,
小公牛,弓腿的熊,
他尝它的血,而非唾液。
 
他像一个人
在一头狂暴野兽的身体里。
它的肌肉就是他的……
 
狮子睡在阳光里。
它的鼻子枕在爪子上。
它能杀人。 
 

我们气候的诗 
  
1
一只明亮的碗里盛着清水,
粉色与白色康乃馨。光
在房间里更像下雪的空气,
反射着雪。当下午复归
那是一场新雪落在暮冬。
粉色和白色康乃馨——人的渴望
远不止这些。白昼本身
变得单纯:一碗白色,
冷,冷的瓷器;低矮浑圆,
盛着的只不过是康乃馨。 
  
2
即便这完美的单纯
剥去了人的一切磨难,隐藏起
罪恶合成的,蓬勃的自我
在白色的世界里焕然一新,
在一个清水的世界,边缘明亮,
人仍会要求更多,需要更多,
多过白色的世界和雪的香气。 
  
3
仍会有永不止息的心灵留下,
使人想要逃离,返回
久已构思出来的东西。
不完美是我们的乐园。
注意,在这苦楚中,欢乐
在于有瑕疵的言辞和固执的声音,
既然不完美在我们内部是如此灼热。 
 

这杯水
 
玻璃杯会在高温中熔化,
水会在寒冷中结冻,
表明这东西仅是一种状态,
两极之间诸多状态之一。所以
在玄学中,存在着这些极点。
 
在这中心里立着玻璃杯。光
是下来喝水的狮子。瞧啊
在那种状态里,玻璃杯就是一座池塘。
微红的是他的双眼,微红的是他的爪子
当光下来,弄湿他起泡沫的下巴。
 
弯曲的水草左右摇摆。
瞧啊,在另一种状态里——折射
玄学,诗的可塑部分
在心灵中碰撞——但肥胖的乐观者,
担忧着是什么立在中心,而不是玻璃杯
 
但在我们生命的中心,这一次,这一天
玩牌的政客们中间的这个春天
是一种状态。在满是本地动植物的村庄
你仍然需要发现。在狗群和粪堆中间
你仍会继续与你的思想争执不休。 
 

紫光中的哈特福德
 
很久以来你就在计划旅行
从勒阿弗尔到哈特福德,太阳大师,
携带挪威的光线及其一切。
 
很久以来海洋就随你而来,
把水抖掉,像一只狮子狗,
泼溅无数连绵的水珠,
 
每一滴都是面小小的三色旗。为此,
帕萨迪纳的婶婶们,回忆,
憎恨着西边的石膏马,
 
博物馆的纪念品。可是大师,
光有男性和女性之分。
这紫色是什么,这阳伞,
 
这歌剧院的舞台灯光?
它像一个回荡着咏叹调的地方。
它是出现在紫光中的哈特福德。
 
片刻之前,男性的光,
劳作着,用大手,在城里,
安排它夸张的姿态。
 
可现在,就像偷情的女人
紫色与紫色重叠环绕。看,大师,
看那河流,铁路,大教堂……
 
当男性的光落在城市赤裸的
后背,河流,铁路清晰可见。
现在,每一块肌肉都在移位。
 
嘿!拂一下,狮子狗,拂去海洋的
浪沫,那永远鲜活的浪沫,
在彩虹色的大块,那石头的花环上。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