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玛丽娜·茨维塔耶娃:学徒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7-12-22  

玛丽娜·茨维塔耶娃:学徒

李莎 译 


  
  组诗《学徒》创作于1921年,全诗共七首。这组诗献给著名的作家、戏剧活动家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沃尔康斯基公爵(Сергей Михайлович Волконский,1860-1937),他是“十二月党人起义”领袖谢尔盖·格里高利耶维奇·沃尔康斯基(Сергей Григорьевич Волконский,1788-1865)的孙子。1919年,茨维塔耶娃和沃尔康斯基公爵在莫斯科相识,1921年开始“与他坦诚地通信——出于最纯净的狂喜与感激——他的笔迹……那时没有一行是为自己而写,没时间——瞬间成为学徒。”与恩师的友谊伴随茨维塔耶娃度过了艰难的侨民生涯。 



          说说——在想些什么?
          雨中——披同一件斗篷,
          夜里——披同一件斗篷,然后,
          进入棺材——披同一件斗篷。


1
做你浅色头发的男孩,
“哦,穿越所有时代!”
跟在你蒙尘的紫袍之后,
学徒的破斗篷,艰难前行。

穿过人群的稠密,捕捉
你创造生的叹息
用灵魂,用你生者的呼吸,
如斗篷扬起的微风。

比大卫更荣耀啊
用肩膀挤开贱民。
忍着所有怨,忍着众生的恨
愿做你的一件斗篷。

是你入睡的门徒中
在梦中,也未曾睡着的那个,
当第一个无知的人扔下石头,
斗篷已不是斗篷——而是盾!

(哦,这行诗不自觉地中断!
刀锋太过锐利!)
于是——带着醒悟的微笑,第一个
跃入你的大火。


2
          在某个时刻……
            ——丘特切夫


在某个时刻——如卸下重负:
当我们驯服内心的傲慢。
学徒的时刻,在每种人生
庄严——无法逃脱。

崇高的时刻,当上苍指引
我们把武器放在脚边,
脱下军人的紫袍,在海边沙滩,
换上骆驼绒粗衣。

这个时刻,为我们授勋——如同
自然时代昂起的喉音!
这个时刻,当我们如成熟的穗子
躬垂于自身的沉重。

麦穗长成,快乐的时刻敲响,
种子渴望着石磨。
律法!律法!早在泥土深处
我已期盼着禁锢。

学徒的时刻!但我们看见且知晓的
是另一种光,——晚霞尚未燃尽。
福光后紧紧跟随的是
你——孤独的最高时刻!

3
傍晚的太阳——比正午的
太阳更善。
残暴——却不使人暖
正午的太阳。

隔阂且柔顺
临近午夜的太阳。
睿智的,不愿
伤害我们的眼睛。

以自己国王般的朴素——
使人惊讶,
傍晚的太阳——歌手
更加珍视。

***

被黑暗钉上十字架
每一晚
傍晚的太阳——绝不向愚民
低下头。

被赶下王座的人啊
要记得——福柏!*
被赶下王座的人——不向下看
而望着——天空!

哦,不要留恋临近的
钟楼!
想成为你最后的
钟楼。

4
白昼的重负
落入波浪
永恒的二人
静静走上山丘。

肩并肩挤靠——
立于沉默
二人——披一件斗篷
呼吸游移。

尚在睡梦中的战争,明日的
将领——以及昨日的
沉默站立的两个
如黑色的塔。

站立着比蛇更智慧
比鸽子温柔。
“天父,请收回我们
融入自己的生命,天父!”

穿过整片天空——上苍
战争的烟雾。
二人的叹息怂恿
斗篷参战。

眼神闪烁嫉妒,
祈祷和怨诉……
“天父,请把我们收进日落,
融入自己的夜,天父!”

庆祝着入夜,
荒漠吐息。
沉重地——如成熟果子
坠落:——神子!

在自己的草屋中
人群息音。
在金色的山丘上
二人——归入安宁。

5
曾有奇妙而充盈的时刻,
仿佛古老年代。
我记得——肩并肩——登上山丘,
我记得——上升……

顺流而下的溪水言语
奇异地编入
斗篷,从肩膀垂下
无法摆脱的波浪。

更高,更高——高处
是最后的金色。
那梦中的声音:朝阳
迎着日落。

6
所有号角的壮丽
在你面前——不过
是青草的低语。

所有风暴的壮丽
在你面前——不过
是小鸟的啾鸣。

所有翅膀的壮丽
在你面前——不过
是睫毛的颤动。

7
走过山丘——黝黑且贫瘠的,
披着阳光——轻盈且强烈的,
我的脚步——羞怯且柔和的—
在斗篷下——猩红色破烂的。

穿越沙漠——生锈且热望的,
披着阳光——灼烫且迷醉的,
我的脚步——羞怯且柔和的—
在斗篷下——足印紧随足印。

沿着波浪——凶残且狂暴的,
披着阳光——愤怒且古老的,
我的脚步——羞怯且柔和的—
在斗篷下——谎言诉说着谎言……


*福柏,提坦之一,乌拉诺斯和盖亚之女。福柏与科俄斯生了勒托和阿斯忒瑞亚,因此她是阿尔忒弥斯、阿波罗、赫卡忒的外祖母(阿波罗与阿耳忒弥斯系勒托与宙斯所生)。据埃斯库罗斯说,著名的德尔斐神谕曾是属于福柏的。德尔斐神谕分别为“认识你自己”“要自知”“勿过度”。
描述
快速回复